肯趣阁 > 玄幻小说 > 进击的后浪 > 第597章 古瓶玄机

第597章 古瓶玄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盒子里装着那只瓶子,让沧海大佬十分陶醉,他的视线,在这只瓶子上就没移开过。

    一会儿远观,一会儿又捧在手里观摩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收藏爱好者,完全可以算得上是痴迷者。

    江跃来回巡逻,借视角度也不断切换,偶尔会把视角切换到那些保镖头上,观察这些贴身保镖的动静。

    保镖们倒是安分,确定房间没有危险因素后,他们各司其责,像幽灵一样隐藏在暗处,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接近于无,不去打扰沧海大佬的兴致。

    但保镖们并没有闲着,他们的视角一直在观察房间外头,显然是要排除任何危险因素由外部靠近。

    这几个贴身保镖,显然是非常贴心的心腹,都是沧海大佬真正的死士,随时可以为沧海大佬赴死的那种。

    别说外头的危险源很难强攻进来,就算有危险因素强攻进来,这几位死士也完全可以拖住,让沧海大佬在第一时间内不至于被一击而中。

    江跃琢磨了一阵,暗自揣测,这种情况下,即便是他已经混入沧海大佬身边,想要从房门强攻进去,只怕也有点费事。

    对付那几个保镖,江跃自问有把握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,沧海大佬这个人,江跃有点看不透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沧海大佬绝不是坐以待毙的弱鸡,相反,这位大佬同样是个狠角色。

    哪怕不如霄山先生那么难缠,那也绝对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江跃正思忖间,楼梯口传来脚步声,一个脑袋从楼下楼道拐角处冒出来,正是波爷。

    让江跃没想到的是,波爷这回居然是独自一人,并没有带汪丽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沧海大佬召见波爷,难道不是为了汪丽雅?

    大晚上的,便连乔爷这种心腹他都没召见,怎么会好端端叫波爷过来?

    波爷最近是受宠,地位是有所上升,势头也很猛,可到底还是没达到乔爷的层次啊?

    不是说沧海大佬大晚上一般不处理公务,几乎不会召见助手的么?

    之前有过吩咐,除了波爷,其他人一律不放行。

    既然是波爷上来,江跃等人自然不可能阻拦。

    猎鹰老大朝其他人打了个手势,面无表情,示意其他三人让他过去。

    波爷扫了猎鹰老大一眼,眼神居然有些意味深长,随即又把眼神射向江跃这边,嘴角那一丝微笑,多少显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显然,波爷是知道猎鹰老大这个小分队的,更知道河豚这个关系户跟乔爷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波爷是聪明人,见到这个小分队居然就在沧海大佬门口执勤,这想必不是什么巧合,而是有人故意这么安排吧?

    安排执勤的工作,是乔爷负责的。

    波爷稍微一过脑子,就知道乔爷这个安排必然是有所针对的。

    不过波爷也没揭破,他也不可能跟乔爷翻脸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上升期,别说是乔爷,任何沧海大佬身边的心腹助手,他一概都不想得罪。

    要是在这时候跟其他人有明显的争斗,势必给沧海大佬留下不好的印象,觉得他不注意团结,从而对他的能力产生怀疑。

    嘟嘟嘟!

    波爷敲门,屋的门很快就从里头打开,将波爷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沉浸在那只瓶子里的沧海大佬,总算是回过神来,看到波爷进来,沧海大佬兴致很高。

    “阿波啊,我早先还有点担心这是只高仿,回头我又仔细研究了一番,借助了专业道具反复鉴定,这还真是个真货啊。真是想不到,老洪这个家伙,居然能有这个眼力,能捡这么一个大漏?”

    波爷还以为沧海大佬叫他来,是为了别的事,却没想到,竟然还是这只瓶子的事。

    就这点事,还值得叫过来再说一次?

    当然,在沧海大佬跟前,波爷自然不敢怠慢,陪笑道:“老洪这个人,你说他办事特别出众吧,也不见得,但他这个人有时候就是有点福运,是个福将,往往能办出漂亮事来。”

    沧海大佬心情极好,笑道:“阿波,你千万别以为,这就是单纯的运气。老洪这个人,为什么每次都能把事办得那么漂亮?你真以为,这都是靠运气吗?不否认,有些人天生就是福将,可他要是没能力,这些事你真认为光凭运气就能行?”

    “沧海大佬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洪,有点不简单。你最近帮我盯一下,我很好奇,他这只瓶子的来历出处。这玩意在地里埋了千年,土腥味都还没褪尽,我估摸,应该是刚倒出来没多久的。这样的穴,肯定不止这一件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,老洪手头还有好东西?”

    “他手头未必就一定有,但转给他这件东西的人,或者说倒这个斗的人,手头肯定还有没出手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波爷暗暗有些无语,这天下好东西多了去,难道您还能每一件都弄到自己手中啊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啊!

    哪一个好物件不是一段缘分,尤其是这个级别的好物件,更是百年未必有一次的缘分。

    当然,他心里念叨,嘴里却十分顺从:“大佬,您的意思是,这条线再顺藤摸瓜,看看能不能搞到更多的好物件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一个推测,你多费费心。当然,如果好东西在老洪手里,那咱就得多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这几天去跑一跑这件事。大佬,要我说,干脆直接把老洪叫过来得了。这老小子一心想拍您马屁,我相信她非常乐意为您跑腿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万一好物件都在老洪手里,贸贸然把他叫过来,他来个矢口否认,咱就没有后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佬啊,老洪这厮应该没这个底气吧?您要真能看上他的东西,那是他老洪上辈子修来的福气。他又不是玩家,藏着掖着也没有太大意义啊,难道还能指望这个发财?要说发财,抱住您这条大腿,岂不是更容易?何必舍近求远?”

    沧海大佬却呵呵摇头。

    “阿波,你想得太简单,太简单了啊。咱们打个比方,如果老洪手头上真有一批倒出来的好货。他送十件给我,价值还真未必这一件。”

    物以稀为贵。

    一旦类似的物件泛滥了,一下子冒出十件来,稀罕程度肯定就没有那么夸张了。

    波爷仔细琢磨了片刻,似懂非懂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你上上心,也别打草惊蛇,更别惊动老洪。这人聪明,他要是有所警觉,就算有其他好物件,咱也别想再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波爷肃然,知道这件事对沧海大佬而言非常重视,务必要当成头等大事来办,绝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“大佬,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大佬,汪丽雅那小妮子?”

    “过些日子再说吧。”沧海大佬现在的兴致显然没在汪丽雅身上。

    女人固然是他的心头爱,但如果说还有比女人更有吸引力的,那必然就是古玩字画,尤其是这种国宝级的珍稀物件。

    在他们二人交谈的时候,江跃的视角一直在他们二人之间切换,观察他们的口型。

    虽然江跃不懂唇语,很难把他们的对话完全复原,但大致倒也看明白了一些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谈论的是那只瓶子,似乎还涉及到了老洪,大致的意思,是想搞清楚老洪那里还有没有其他类似的物件?

    江跃不由得暗暗失笑,这沧海大佬还真是够痴迷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位大佬真有什么缺点的话,这应该就算是一个。

    这个缺点,明显已经被陈银杏摸透,被陈银杏当成了缺口来攻克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,那只瓶子到底有什么玄机,这玄机又该何时发作?

    波爷出门,下楼的时候,又朝江跃这边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江跃被这两眼看得有些不自在,不过波爷倒也没有更多的表示,微笑着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波爷离开后,沧海大佬又拿起桌上的小手电,对着那瓶子里里外外又认真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嘴里发出啧啧轻叹:“完美,真是完美无瑕的杰作啊,完全找不到半点瑕疵,古人的艺术水准,真让今人汗颜呐。现如今的浮躁的社会风气,再也不可能创作出如此杰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沧海大佬小手电,对着瓶口扫了扫,刚才那一瞬间,他好像看到瓶子里有些异物闪了一下。

    沧海大佬心头略微有些惊讶,是自己看久了眼花么?

    这种瓶子本身又不发光,怎么会有异物闪动?

    是手电光的折射么?

    沧海大佬好奇地将手电对着瓶口,扫了几下,又没发现什么异常?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靠得不够近?

    沧海大佬眼睛又凑近了些,一只眼珠闭上,一只睁开,渐渐凑到瓶口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种闪动的感觉,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在瓶底深处,仿佛有一头远古的生命忽然醒来,睁开它神秘的眼睛。

    深邃而诡异的眼神,忽地睁开,射出一道诡异的电波,如利箭一般从瓶底激射上来。

    沧海大佬啊呀一声,差点一个手滑。

    双手死死将瓶子捧住,小心翼翼地放回盒子里。

    几名保镖迅速从各个角落快速冲了出来,将沧海大佬团团围住,眼神警惕地朝四周搜索起来。

    沧海大佬右手微微揉了揉眼眶,刚才那一道利箭一般的电波,好像真的射入了他的眼眶当中。

    只是,沧海大佬只觉得眼皮有点微微的酸痒,倒是没有疼痛感,更感觉不出明显的异状。

    眼睛是揉不得沙子的,就算是一粒微尘,落入眼眶里也会极为难受。

    沧海大佬揉了揉眼眶,感觉眼睛并无异常。

    冷静地感受了片刻,依旧没有异样,当下挥了挥手:“都散了吧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佬,是不是有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是我自己吓自己。”沧海大佬随意摆摆手,“你们都出去吧,我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出去?

    几个保镖都有些意外,平时他们保护沧海大佬,从来都是不隔房门的。

    沧海大佬在室内,他们也在室内,只不过他们隐在暗处,尽量降低存在感,长期以来,也就不至于干扰到沧海大佬。

    因此沧海大佬下令他们出去,这自然让他们觉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大佬,您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们也别一惊一乍的。咱们里里外外好几层防御呢,没人能靠近。真要有能力靠近的人,你们在屋里也没辙。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几名保镖有些犹豫,他们对沧海大佬的忠诚,自然是不容置疑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忠诚,他们对沧海大佬的吩咐,也是不折不扣要执行的。

    可眼下大佬要他们离开房间,他们自然是有点无所适从。这种命令,沧海大佬以前可不会这么下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名保镖终究还是不敢违背沧海大佬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我们到外围去,门口,窗口,屋顶,绝不打扰大佬您的私人空间,有什么异常,我们随时现身。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异常?”

    沧海大佬有些不悦,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出去。

    几名保镖确定沧海大佬没什么事,现场也不存在什么危险情况,当下只得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走廊外的江跃,此刻却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刚才他一直借视沧海大佬的视角,那只瓶子里射出的电波,他借视沧海大佬的视角,自然是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沧海大佬那一瞬间的应激反应,他也感受到的,差点连瓶子都摔了。

    那只瓶子果然有情况!

    沧海大佬看到的,江跃借视角度同样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江跃明显感觉到,瓶子里好像有某一个诡异的生命睁开眼睛,带着某种沧桑古老的气息。

    那种古老沧桑的气息,时空的跨度,让人感觉浩瀚无比,根本不是这只瓶子的历史所能承载的。

    这个官窑的瓶子,撑死也就一千多年。

    一千多年虽然也算很长的时间,可跟那只瓶子那一瞬间散发出来的古老气息相比,完全就是沧海一粟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滴水之于海洋,完全不是一个级数的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江跃心头突突突直跳,陈银杏送来的这只瓶子,江跃一早就知道有玄机,可真正这玄机出现的时候,江跃却意识到,这可能是他,是沧海大佬都未必能掌控的存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