肯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楚墨降雪 > 第746章 李老头被杀

第746章 李老头被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楚太子?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一惊,将目光移向满头银发的楚墨身上,这位便是这两天传的沸沸扬扬的楚墨?

    他为何这般年轻,而且,他的头,为何白了?

    周围,顿时无数人对楚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然而楚墨并未理会众人,而是当着众人的面,走到雪女面前,缓慢坐下。

    那一刻,雪女的眸子轻微一颤,很快,就被她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“许久,孤都没有静下心来,这般坐着喝杯茶了。”

    楚墨将面前的茶壶端起,往茶杯里面倒了杯茶,随后端起慢慢品味,只不过他的余角一直落在雪女身上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得知雪女的真实身份,他竟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
    那日,她挺身而出,跪在秦皇面前,不惜下嫁来保楚墨一命,那日,他直言拒绝!

    看到楚墨的表情,雪女依旧无动于衷,即便轻纱罩面,也难遮那无双面容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冷艳无双色倾城!”

    楚墨淡笑,嘴角露出几分玩弄,笑说道:

    “那日,血河畔时,雪女姑娘跪在秦皇面前,许诺嫁给孤,不知如今可否作数?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什么?竟然还有这种事?所有人瞪大眼珠子,纷纷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过雪女美色倾城,楚墨英俊不凡,两人在一起,似乎还挺般配。

    “当日,你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雪女轻柔声音缓缓响起,再次惹得一阵骚动!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无数人惊呼出来,如此天仙美女,主动嫁给他,已是他三生有幸,他竟然还拒绝了?

    拒绝了!

    天呐,这楚墨,难道不近女色?竟然对此等美女无动于衷?

    一瞬间,所有人用一副怪异的目光看向楚墨。

    “可孤现在想通了,只想娶你。”

    楚墨带着几分顽皮,将手中那杯茶水递到雪女面前,柔声说道:“语儿,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雪女那双黑眸深深一颤,只见她伸手端起楚墨递来的茶水,目光极为复杂,看来,他已经知道一切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秦震天带着芯儿走出,当看到楚墨与雪女时,目光一皱,他们二人之间,难道有交集?

    不过仅一眼,秦震天便带着芯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冷无情,不在驿馆!”

    秦震天临走时说道,这话,似乎是对着楚墨所说,又是对着雪女所说。

    “楚太子,你在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就当秦震天带着芯儿走远时,雪女目光突然一冷。

    这一细微变化被楚墨看在眼里,不过楚墨却并未说透,他相信,安知语这般做,肯定有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那日我在血河畔之所以如此,只是为了报楚皇之恩,于你并无关系,那日你未死,我们之间,互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说得很清楚,再见,便是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雪女起身,眸子中藏着一缕殇情,扫了眼楚墨等人,雪女转身便朝着驿馆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望着雪女的背影,目露痴呆,此女,当真只应天上有。

    楚墨目光失神,微微叹息,华天龙几人走过来,宽慰道:

    “或许,她换一种生活方式,对你对她来说,都挺好,毕竟,你太优秀了,做你的女人,压力很大。”

    华天龙一本正经的拍着楚墨的肩膀。

    楚墨转过头来,目光带着质问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信,可以问降雪啊。”

    华天龙眼珠一转,连忙哈哈大笑,降雪啊了一声,脸庞瞬间通红,咬牙羞涩,她对楚墨的真情,所有都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做楚墨的女人,压力真的很大,因为他太优秀了,一般女人根本配不上他,就连一直跟在楚墨身边的降雪,也都隐隐有些自卑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安知语。

    “殿下本就很优秀。”

    降雪支支吾吾,不知道该怎么说,她平日大大咧咧,但对楚墨则是尽心尽力,有求必应,甚至不惜为楚墨付出生命。

    楚墨目光看向娇滴滴的降雪,会心一笑,对于这个胸大无脑的傻妞,有些话,不需要多说。

    “今日也无事,要不,我们去看看冰块脸?明日是他大喜之日,也不知,他现在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华天龙识趣地移开话题,冲着楚墨等人建议道。

    可就当华天龙话音刚落,但见远处李谨慌慌张张跑来,神色极为难看,只见他快速跑到楚墨面前,低声在楚墨耳旁附语几句。

    顿时,楚墨的脸色同同样大变!

    “南宫奇,你先回驿馆。”

    楚墨目光匆匆,连忙朝着南宫奇说道,随后转身,慌张跟着李谨的步伐,朝着远处疾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确实了吗?”楚墨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身后,华天龙等人同样匆忙跟上,他们纷纷不解,到底出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嗯,李老头的尸体被挂在家门口,他那小孙女,则是被人玷污在家,惨不忍睹。”

    李谨话语间透着几分怒意,在听说这个消息时,他本不信,可当他前去证实的时候,发现李老头爷孙,皆被杀害。

    华天龙几人闻言,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昨晚那个慈祥的李老头,以小孙女为信仰,骄傲至极,却没想到,仅一夜,便双双被杀,这件事显然,是针对楚墨的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华天龙双手紧握,那李老头在百姓心中颇有威望,不然不会仅凭他一言,便让百姓回去,如今他被杀,百姓定然会第一时间想到楚墨,这局面,对楚墨来说,非常不利!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李老头的家。”

    李谨指着街道尽头,那里,已经围满了百姓,还有不少官差,那破落的小院外,李老头的尸体挂在那里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一怒无名怒火从楚墨心中燃起,楚墨快步走向小院,当看到楚墨到来时,所有百姓纷纷对着楚墨指指点点,更有一些人错把楚墨当成真凶。

    “楚墨,你为什么要杀了李老头?就算此事因离老头而起,你也不用杀人灭口吧。”

    一名老妪走上前来,大声指责。

    “人并非孤所杀,昨夜孤一直在真香酒楼,从未出去。”

    楚墨本不想解释,但看到老妪泪流满面,心生不忍,还是作出解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