肯趣阁 > 穿越小说 > 装傻王爷俏医妃 > 第2899章 她家师兄,终于不混蛋了!

第2899章 她家师兄,终于不混蛋了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揍了一下又一下,一边揍一边骂:“你倒是给我安排一点别的来试试!”

    “我要面对陌生男人的侵犯,已经够委屈、够提心吊胆了!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敢编排我!”

    “皇甫令尧,要不是你……那家伙是你弟弟!背后害我们的人是你亲娘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被你连累,我用得着遭遇这些吗?”

    “我嫁给别人,逍遥快活不好吗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摊上了你……每天处理国事、还要带娃奶孩子,你竟然还敢怀疑我跟别的男人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啊!我不活了!”

    皇甫令尧宛如被狂揍的二哈,抱着头拼命嗷嗷叫:“不不不不!”

    “媳妇儿,我没这意思!”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别打了,你手疼不疼啊!”

    “媳妇儿,我错了啊!”

    夫妻俩,各自说着自己的话,完全不在一条线上!

    但,听到柳拭眉说最后一句,皇甫令尧不挡了,把手放下来,猛地抱住她的腰,道:“媳妇儿,你打我吧,用力点。不许再说不活了这种话!”

    柳拭眉这才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打人可是个体力活,她累得气喘吁吁的。

    瞪着他,她眼里还有余怒。

    皇甫令尧当然是得哄、全力以赴地哄:“媳妇儿,我再也不敢乱吃醋了,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柳拭眉没搭腔。

    皇甫令尧搂着她,轻轻摇了摇,软软地道:“媳妇儿,你理理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柳拭眉白了他一眼,还在生气。

    皇甫令尧笑嘻嘻地道:“媳妇儿,你看我九死一生才能回来,好不容易团聚了,你要浪费时间跟我闹脾气吗?”

    柳拭眉想想也是。

    她被保护得好好的,不知道他到底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凶险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还是理他了:“挨揍你还笑得出来!”

    虽说语气还是不好,但实际上,根本就是不生气了。

    皇甫令尧捏着她的手,轻轻在她手背上亲了一下,道:“你都没舍得用力,我也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不疼你嚎什么呀?”柳拭眉仔细想想。

    她确实没用力,除了第一下真的给了他一个爆栗,后面的当真是意思意思而已。

    也就是气势汹涌,实际上并没有使上劲儿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配合你吗?”皇甫令尧嘻嘻赔笑,道:“我不能让你唱独角戏是不是?”

    柳拭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,真有他的!

    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伸手摸了摸刚才打他的地方,问:“真不疼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皇甫令尧捉住她的手,亲亲热热地将头埋进她怀里,讨好地蹭蹭。

    真跟大二哈一样!

    柳拭眉也就完全消气了,说道:“我想儿子了!我已经几个月没见儿子了!”

    皇甫令尧当然是立马表态:“我立刻去把儿子接回来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拭眉同意了。

    可转眼又反悔了:“不行,你身上有伤,不能去!”

    “这点伤不算什么,忍忍就好了。咱们俩的儿子,我必须亲自去接!”

    对自家狗子的诚恳态度十分满意,柳拭眉不闹了,道:“也行。不过不排除有人还想刺杀你,所以……让哥哥陪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莫名躺枪的慕将离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本以为,皇甫令尧回来了,他可以稍微轻松一些,多花点时间在给金爽保胎上面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他就是妹妹的奴仆!

    听完来人禀报,他脸色顿时漆黑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、也在翻看医书的金爽不由失笑,道:“你去吧,小太子好可爱的,我也想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以前她不怎么喜欢孩子,但说真的,柳拭眉的孩子真的是,精致漂亮、聪明可爱!

    她现在也怀了身子,就有点想多看看别人家可爱的孩子,好让以后自己的娃娃生出来,也那么好看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慕将离的长相,她心道:只要像爹,就不会难看的吧?

    听他那么说,慕将离问:“去钦天监的路,都很好走,路途不会颠簸。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金爽一愣,盯着他,满脸都是诧异。

    慕将离挑眉,问:“怎么?要还是不要?”

    “要!”金爽目光一瞬不移地盯着他的脸,脸上笑容绽开。

    她家师兄,终于不混蛋了!

    以前他是怎么样的?

    绝对、绝对、绝对不会询问她要不要一起去!

    甚至,一听说自己避不开的事,直接转身就走了,绝不会回头、不会看自己后面有没有人跟着、等着。

    金爽记忆中,他们俩好像历来不是她看他的背影,就是他看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们总是互相不正式道别,也不打招呼,也不会回头张望彼此。

    总是说走就走!

    可现在,他不一样了!

    见她笑得开怀,慕将离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站起来道:“走吧。顺道,你也见见公主。”

    她若肯点头成亲,那她很快就要是皇甫执、皇甫念的舅母了。

    一家人,确实应该让她去见一见。

    金爽开心地站起来,走路都是带风的。

    慕将离蹙眉,喝止她:“走路慢点儿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金爽从善如流地放慢脚步,道:“够慢了吧?”

    慕将离这才满意,自己的脚步也放慢了很多,配合她一起慢慢走。

    金爽感慨地道:“我啊,就是还没有开始习惯肚子里揣着个娃呢!”

    摸了摸肚子,她又笑了,道:“师兄,你说这是你儿子呢,还是女儿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能确定。”慕将离脸色漠然。

    其实,到了他们这种级别的医道大佬,金爽已经怀孕有两个月了,大概推断胎儿的性别,也能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这是他自己的孩子,影响了他的判断还是怎么样,他似乎摸不准她的脉!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金爽蹙眉道:“我自己给自己诊脉是不准的,按说,你的能耐应该可以摸准的呀!”

    慕将离低头看了她一眼,面无表情地道:“大概你的身子比较特殊吧。”

    他就不去告诉她自己的判断了,因为他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如果不好的事情迟早会发生,倒是她肯定很难过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发生,那这件事也无须让她知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金爽想想也是:“我的身子太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给你调养过来。”慕将离这话说得很轻柔,道:“不过,你千万不可背着我,把药倒掉!”

    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