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阁 > 都市小说 > 五个哥哥扒了我的小马甲 > 第10章 被哥哥们围观团宠了
    徐仲天更是气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,“反了反了,这天底下竟有女儿要杀父的,唐琳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……”</p>

    啪——徐仲天的话音未落,突然就感觉眼前一道寒光闪过,徐寒手中的匕首,直接就拍在了他的嘴巴上。</p>

    徐仲天惊得呆站在那,过了半分多钟才缓过神来,心有余悸的摸着自己的嘴巴。</p>

    毫发无损。</p>

    可,掉在他脚边的匕首,却在提醒着他,刚刚徐寒是真的对他下了手!</p>

    “徐寒,你……”徐仲天还想再说什么,徐寒突然逼近他,手中又多了一把匕首,刀柄在手心里转得倍儿溜。</p>

    刀光在徐仲天的眼前来回的闪烁。</p>

    下一秒,就听到徐寒冰冷的声线传来,“再不走,我就动真格了。”</p>

    徐仲天脖子上一寒,匕首的锋芒就架在了他的脖颈上,冰冷的触感那般的真实。</p>

    所以,刚刚徐寒并不是失手,而是给他一个提醒?</p>

    徐仲天全身的神经绷紧,下一秒,佯装震怒的推开架在脖子上的匕首,快速钻入车内,启动车子,一溜烟的逃离。</p>

    看着徐仲天像是丧家犬一般落荒而逃,陆枫立刻一脸崇拜的跑到徐寒面前,围着她转,“妹妹,你的匕首哪里来的?怎么像是变戏法似的,一掏一个准啊?”</p>

    “这不是匕首,是手术刀,医院顺的。”徐寒云淡风轻的将手里的刀丢到陆枫手中,“送你了。”</p>

    陆枫拿着那把长得跟匕首似的手术刀,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。</p>

    自家妹子什么时候还学会顺手牵羊了?</p>

    而且,医院里的手术刀,哪是说顺就能顺的?</p>

    唐琳这会儿都还没从自家女儿的超级大转变之中缓过神来,抱着徐寒的双肩,就上下打量起来,“寒寒,你……你没事吧?什么时候学人家玩刀了,要是伤到手怎么办?”</p>

    徐寒:……这世上哪里有刀能伤到她?那玩意对她来说,就跟用筷子一样简单平常。</p>

    “妈,下次再见到徐仲天,别哭,他,不值得!”徐寒一手搭在唐琳的肩头,母女俩一副哥俩好的架势,就走进了屋内。</p>

    屋子里点着白炽灯,通透明亮,整个平方的地板都是木地板。</p>

    看起来颜色陈旧,但徐寒一踩上去,就发现,那些全都是实木制作,而且都是天然色,不经过任何化学加工的原木实木,价值比市面上的木地板贵了不知道多少倍。</p>

    她索性打了赤脚在上面走,脚感真好,踩在上面发出来的声音,也分外的悦耳,提醒着她,这里是太平盛世。</p>

    “寒寒,那些视频……你还是删了吧。”唐琳想了想,还是提了出来。</p>

    徐寒双手抱着后脑勺,眯缝着眼睛,吊儿郎当的笑看着唐琳,“为何?妈对那渣渣还有感情?还是怕了他?”</p>

    唐琳摇头,“我只是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,毕竟,他认识太多道上的狐朋狗友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这么说,妈还是怕他,放心吧,有你女儿在,来一个我杀一个,来一对我杀一双!”</p>

    正好好久没割人头了,纯当练练手。</p>

    唐琳只当她是小女孩子说笑话,无奈的笑了笑,“罢了罢了,既然我们家寒寒都不怕,那妈也不怕她。”</p>

    陆枫一直把玩着徐寒丢给他的刀,研究了老半天,也没觉得那是手术刀,正想问问自家妹子,一抬头,就发现妹子不见了。</p>

    陆枫急忙跑上楼,就看到自家妹子居然进了卫生间,甚至连门都没关严实。</p>

    透过那隐约透光的磨砂玻璃,好像看到自家妹子正在脱衣服……</p>

    陆枫的脸唰的就红了,忙上前去关严了门,从外面敲门提醒她,“妹妹,家里都是男人,这洗澡的时候,可得关好门,俗话说得好,防火防盗防……不对,是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防哥哥?”徐寒打开一条门缝,伸出白皙的手,对着陆枫眨眼一笑,“我要一条新浴巾。”</p>

    在末世,危险随时存在,她和所有队员,随时都处在备战状态,洗澡关门这种事,是绝对不允许的。</p>

    因为,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危险会在什么时候来临,当危险到来时,哪怕是开门的浪费的那一瞬间,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小命。</p>

    陆枫看着自家妹子那白皙的皮肤,两眼放光,“妹妹你皮肤真好,用的什么沐浴露?大哥也想试试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沐浴露?”徐寒扫了一眼堆放在木架子上的一堆洗护用品,皱了皱眉,“我不喜欢那些玩意,麻烦。”</p>

    在末世,他们洗澡也是讲究速战速决,清水冲一冲就已经很知足了。</p>

    陆枫咕咚咽了一下口水,“妹妹真是天生丽质。”他转身折回房间拿了一条从没用过的浴巾,塞到徐寒手里。</p>

    指尖不小心碰到徐寒的肌肤上,那极致的触感,让他这个平时口花花的少男,竟是一阵脸红心跳。</p>

    几个弟弟从外面回来,看到这一幕,顿时炸开了锅。</p>

    “大哥,你做什么?居然偷看妹妹洗澡?也不怕长鸡眼。”二哥陆西城一脸鄙视的毒舌陆枫。</p>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,你这样是不对的,寒寒是我们的妹妹,不,不可以有别的心思。”技术宅三哥陆影一张脸都快要滴出血来了。</p>

    “大哥,长鸡眼也没事,四弟手术刀一出,直接帮你刮了双眼就行了。”四哥陆一鸣转动着手中的手术刀。</p>

    陆枫眼睛一亮,“雾草,原来妹妹的手术刀是从你身上顺来的啊,我就说怎么跟医院里的不像。”</p>

    陆一鸣愣了一下,摸向自己的西服内衬,才发现,真的少了两把。</p>

    什么时候的事?难道是在医院看妈妈唐琳的时候,寒寒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摸走的?</p>

    不至于吧?妹妹不是骄纵的千金大小姐么?怎么还会神偷术了?</p>

    看着陆一鸣一脸见了鬼的样子,五哥陆修直接转动了一下手中的袖珍手枪,朝着浴室的方向空放了一枪,“妹妹,手术刀有什么好玩的?洗完澡来五哥房间,教你玩枪。”</p>

    几个哥哥齐刷刷的瞪向陆修。</p>

    ‘玩枪’?还去房间玩,孤男寡女,这意识怎么觉得这么不良呢?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