肯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我家王妃很娇弱 > 第1244章 罗刹国的人脑子都有病吗?

第1244章 罗刹国的人脑子都有病吗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”你是不是二啊?咱们都要断粮了,你弄回来一百多口子,喝西北风啊!”

    辛西娅小棉袄说出他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约瑟夫缩缩脖子,好吧,确实是他草率了。

    “饿着呗,反正他们刚吃了大鱼大肉,饿三天应该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黑猩猩帮他说话,俘虏吃什么饭?

    约瑟夫是他收编回来的,陆地上的打不过他们海里的,黑猩猩把他当小弟看,两人倒成了一对好基友。

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四大粮商家眷被挟持,一时间震动了半个罗刹国,能做到大粮商,背景都是极其深厚的,官府都震动,出动官兵调查,最后查到了约瑟夫头上。

    小五肯定不会把自己暴露出来,人质都关押子在约瑟夫原来的老巢里,离他们两百多里地,骑马一天就到了。

    小五乔装打扮,来到约瑟夫的老巢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一座险峻的小山,正面是一个深深的峡谷,易守难攻,能祖传到约瑟夫这一辈,他们祖上找的这个好地方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“城主,官府都派人给我传话了,只要放了人质,万事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小五很意外:“你跟官府都有联系?”

    “城主你不懂了?敢咱这一行,黑白两道都得有人,打家劫舍也是找软柿子捏,或者是收钱办事儿,官府都收了咱们好处的,有钱大家一起赚嘛。”

    小五:你这样还觉得很骄傲?

    细想想也不稀罕,自古官匪一家,朝廷要的是表面安稳,百姓不造反,一向是睁只眼闭只眼,糊涂着过日子呗。

    “你个他们讲,只有一个条件,粮价恢复原来的价钱,让百姓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约瑟夫不大满意:“就这个?

    咱何不让他送给咱们几万石粮食,干嘛还要花钱买?”

    小五: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?我是你师父吗?还要负责回答你的问题?

    当城主太难了。

    比他带兵训练都累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差钱,灾荒年有钱都买不到粮食,他们囤积粮草,为的是大发国难财,不管百姓死活。

    恢复粮价,一来是保护好咱们的人,二来是救助更多的百姓,懂了吗?”

    粮价降下来,买粮食的那么多,谁会怀疑到小五身上?

    “城主高见。”

    约瑟夫佩服的五体投地,小五不接受,不是我高见,是你蠢而已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的,不好了,有个女的抽起来,听说有羊羔疯呢,再不大夫会出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下属来禀告,约瑟夫发愁:“给她来个痛快咱擅长,一刀子的事儿,大夫去哪儿找?

    你是不是傻啊?还用来禀告我?”

    下属道:“关键是这个女的身份高,是保罗家族的伊芙小姐,她要是真的死了,保罗老爷能饶了咱?”

    “也是啊,这可不好办。

    城主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五问:“这个伊芙小姐很重要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保罗那个老家伙,不知道抽什么风,人家都喜欢儿子,他偏喜欢女儿,保罗家还偏偏儿子多,四个儿子,十多个孙子,最后老妻生个这个伊芙小姐,比最大的侄儿还小两岁。

    保罗老家伙乐疯了,宠的要星星不敢给月亮,几个哥哥侄儿也都护的跟眼珠子似的,没听说伊芙小姐身体不好啊!”

    “能让你知道?

    把她送到你房间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?”

    属下领命,约瑟夫陪着他回房间。

    伊芙小姐被人抬过来,奶白色的肌肤,褐色头发如同海藻一般,浓密又飘逸,十分的好看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她翻着白眼,吐着白沫,就是仙女也好看不起来。

    身上还穿着漂亮的礼服,勾勒出纤细的腰肢,胸前的饱满晃的人眼晕。

    “把她的衣服解开。”

    约瑟夫为难道:“城主,人都这样了,你也下得去手?”

    小五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再次后悔自己一时闹热,收了这么个家伙,专门来气他的吗?

    “你山上就没有女子吗?

    找个女人来,她穿的那么紧,好人也得勒出毛病来,在你眼里,城主我就是那种人?”

    “不,没有,是我误会了,我错了,没上找人来。”

    最后找了个烧饭的婆子,雄壮的身材,要不是胸前的两座大山,小五都以为她是男人呢。

    果然马匪里就没有正常人。

    伊芙的腰肢肉眼可见的涨了三圈,脸色好看一些,约瑟夫:“真的有用哎。”

    小五给她把脉,“不大乐观,这是过敏了,能要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城主,你还懂医术?别把人治死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说话就闭嘴,有银针没有?没有就去城里的大夫那儿买,实在没有缝衣服的针也行。”

    西方的药和东方不一样,小五不敢贸然用药,只能用针灸。

    “好嘞,马上去找。”

    等待的时候,小五让厨娘把她的头歪着,找了干净的竹片,撬开她的牙齿,以免她咬到了舌头。

    声音温柔:“放松,深呼吸,你会没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热毛巾给她擦了秽物,许是安全的环境让她舒服些,渐渐地身体不在抽搐,只是脸还僵硬着,人还清醒不了。

    “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针灸需要脱掉衣服,不适合这么多人在场。

    约瑟夫一脸怀疑的样子,但是没敢乱比比,听话出去,还贴心的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小五没搭理他,内力顺着银针度入她的身体,高超的针灸术,有着起死回生的奇效,小五跟灵儿学了三成,足够他应付一般的疑难杂症。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伊芙眼珠转动,呼吸平稳,终于缓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对外界的声音感触都是有的,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蔚蓝色的眸子看着小五,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小五一只眼睛还戴着眼罩,嘴上裹着黑色的面罩,上面还绣着一只秃鹫,是约瑟夫的家族象征,每次打劫都戴着,马匪专属,你可以拥有。

    所以伊芙只看到了他的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谢错了人,我们挟持了你,死了就没用了,救你不是为了你,是为了我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要感谢的,我的病每次发作,都生不如死,我以为这辈子都摆脱不了了,想不到能遇到你,你能帮我根治吗?

    需要多少酬劳我都愿意付出。”

    这种病不仅痛苦,最重要的是丢脸,你想想,觥筹交错的宴席上,你突然浑身抽抽,口吐白沫,什么脸都丢光了。

    哪儿有男孩子愿意追求?

    哪怕她有显赫的家世,无比美丽的容貌,十九岁了仍然无人求娶。

    小五出手,让她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这种病说好治也好治疗,说不复杂也复杂,你只要不吃对诱导病情复杂的食物,一般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食物?”

    伊芙单纯的眸子里满是好奇,小五都不好意思别开头:“我也不知道,得你自己想想。

    你休息吧,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伊芙想着宴席上吃过的东西,半天没想起来,想的脑仁疼,最后想的自己睡着了。

    约瑟夫看他出来,下意识道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小五:我能一副药把他毒哑吗?

    “看我又说错了,伊芙小姐没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,让她休息,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约瑟夫:“已经送出去消息,最晚明天一早就有回信,其实四大粮商也是互相竞争,这事儿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有的在乎家人,有的在乎钱,家族多了,意见难以统一。

    出乎约瑟夫意料,第二天四大粮商就同意了,原来是保罗老爷同意补偿其他家族的损失,迅速达成一致,当天的粮食价格就降下来了,事情顺利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保罗的老爷,倒是也疼爱女儿的好父亲。

    让人去买粮食,能买多少买多少,囤聚三年吃的粮食,别心疼钱。”

    不用小五吩咐,黑猩猩他们已经大车小车去买粮食了,分开行动,配合的还挺默契。

    “城主,保罗家来人了,要不要见?”

    “来了多少?”

    小五很意外,来的也太快了点儿:“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保罗老爷和几个少爷,四五个,他要接伊芙小姐回家。”

    约瑟夫感动不已:“我那个死鬼老爹怎么没有对我这么好呢?好爹都是人家的。”

    小五嫌弃道:“你也不是娇娇柔柔的女儿家,臭小子看着就烦,能对你多好?”

    约瑟夫:“身为男人,是我的错了?”

    小五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想搭理这个脑抽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上山,不过人不能放走,万一他们一走,粮价又涨上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五得为自家考虑,不因为他一片拳拳爱女之心就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保罗老爷如愿见到了疼爱的小女儿,可是看到她衣衫凌乱的样子,差点儿晕过去:“他们,他们欺负你了吗?

    女儿啊,爹没用,没有保护好你,天杀的马匪,我保罗家族不会放过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没事儿,相反是他救了我呢。”

    伊芙小姐双眸晶亮,哪怕只是看到了他一只眼睛,那般温柔的嗓子,高大的身材,风流潇洒的气度,小五在她心里已经是世上最俊朗的男子了。

    一颗心咕嘟嘟冒着粉红泡泡,她好像恋爱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你别骗爹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他会针灸,拿着针扎几下,我就好了,真的好神奇呢,这么好的大夫居然当马匪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保罗老爷道:“东方有一种神奇的治病办法,就是用针,还有用虫子的,鹰国那个女王擅长,咱们罗刹过还没有人会。

    莫非那个马匪是东方人?”

    “爹,你去见一见,咱要好好感谢人家呢。”

    保罗五少爷忍不住插嘴:“爷爷,姑姑,你忘了他们是马匪,掳走咱们好多人呢,害咱们损失多少钱?

    他救姑姑也是没安好心,感谢就不必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五侄儿,你闭嘴,我说要就要,咱们对他好,再次姑姑发病,还能找他治啊,马匪不马匪的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医术高超就行了啊,当马匪说不定不是他想要的,他肯定有苦衷,说不定还是被胁迫了呢?”

    伊芙越说越觉得有可能,脑补出小五的无数苦衷,甚至也是被逼迫才当马匪,需要她拯救。

    保罗五少爷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姑姑的脑洞,不去写小说都可惜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城主,保罗老爷非要见你,说说要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女儿奴的保罗老爷,到底还是来见小五,见见这位身世坎坷,误入歧途的神医。

    “又闹什么呢?让他们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保罗老爷进门就看到小五大马金刀坐在主位上,一派上位者的气势,有些人哪怕披着一张麻袋,都会让人一眼就记住。

    保罗老爷更觉得女儿猜的有道理:“神医,多谢你救了小女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死人你们也不愿意赎回去,不需要道谢。

    你们也得留下做客,等外面的事情平息,我再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做客挺好,你是他们的老大?我以前没听过马匪里有神医啊?”

    保罗老爷坐在他下首,没有一点儿阶下囚的自觉,对小五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小五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一个老爷子,那么八卦吗?

    “老爷子,知道太多了并不好,我们马匪不是做慈善的,小心被灭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对你有兴趣,其他人都不操心,那是官府的活儿,我最近心口总觉得闷得慌,神医能否帮我看看?”

    小五气急败坏:“老子是马匪!”

    老头脑子里装的是水吗?凶残的马匪都敢求医,心的多大啊?

    “知道,不用特意强调,马匪也能当大夫啊,都是为了生存,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!”

    小五真是活见久了,这个国家里的人好像没几个正常的,就很奇葩!

    保罗五少爷仰头望天:有这样的爷爷他也很惆怅。

    约瑟夫求情道:“那个,您就给看看?保罗老爷人很好,之前还开粥铺,救了很多人。”

    小五:“你也忘了咱们的身份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城主您别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小五捏碎了茶盏,你都要把小爷的身份也扯出来了,这种属下还是埋了吧。

    保罗老爷眼神微闪,不过还是一脸的期待,就等着小五给他看病。

    小五最终妥协了,给他把脉,道:“确实有问题,心梗的前兆,饮食清淡,不要大鱼大肉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吃什么药吗?”

    小五:“我用的药你们这儿没有,不说也罢。

    送客,老实待着,时间到了回放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谢谢神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之后,城里传来消息,粮食危机解除,可以放人,山下来了许多马车,都是来接人的。

    保罗老爷和伊芙小姐看着众人慌慌张张的走,有的还痛哭流涕,终于能回家了。

    他们反而不着急,磨磨蹭蹭躲在最后。

    “哎,爹,我看到他了,在那里,他今天穿白色的衣服好帅啊!”

    伊芙小姐高兴的跺着脚,她就知道,他准会露面。

    “就一只眼睛,你哪儿看出来帅了?”

    保罗老爷酸鸡似的,以前女儿夸他最帅呢!

    “哪儿哪儿都帅,咱们快去打招呼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他给我看病,我感觉好多了,这么好的医术,当马匪埋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医!”

    小五听到他们的声音,不自觉抖了抖,这父女俩还没走吗?

    “神医,我以后万一发病了,去哪儿找你啊?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,我也需要神医,我们离不开神医呢!”

    父女俩同样热切的眸子,小五一个头两个大,吩咐约瑟夫:“麻烦死了,丢下山喂狼,反正他们已经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约瑟夫:“不,盗亦有道,咱们不能言而无信,这次咱们能顺利买到粮食,保罗老爷帮了大忙,咱不能忘恩负义!”

    小五恶狠狠道:“你是他们家放在我身边的间谍吗?

    保罗老爷这么好,你跟他走吧,当他家的人去吧。

    老子这儿庙小,留不住你这么有本事的人。”

    约瑟夫赶紧闪,城主生气很可怕呢。

    伊芙眸子里的笑意更浓,其实他就是装着凶恶,不会真的伤害别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小五:不,并不想要,突然来的好人卡,你是认真的吗?

    她脑子是不是有病,绑架你还是好人吗?

    “神医,你就是把我丢下山,我也得爬上来找你,没有你,我会生不如死的。”

    伊芙看穿他是个纸老虎,干脆抓着他的胳膊,撒娇大法使出来,他不说自己就不走了。

    辛西娅敢来,就看到这一幕,我的老天,刚离开几天,船长就被新的狐狸精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,干嘛呢!

    撒手,听到没?船长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五扶额,被他们一个个这么喊,自己的马甲迟早得掉光。

    拉着小五挡在身后,虎视眈眈盯着她:“你谁啊?休想勾搭我们船长,麻利儿走人啊!

    约瑟夫呢,你个废物,怎么保护船长的?”

    约瑟夫装死,这是船长的美人缘分,他可不敢破坏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凭什么撵我走!”

    伊芙在家就是刁蛮的脾气,能被她吓住?

    “我是船长的管家,你别以为自己长的有几分姿色就想贴上来,你这种的我见多了,有我在,谁都别想接近我们船长!”

    伊芙笑了:“那你说,你们船长是哪个船的船长?叫什么名字?你告诉我,我就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