肯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永恒之门(赵云柳如月) > 第七百八十章 关门,打狗

第七百八十章 关门,打狗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搬家。”

    很快,这命令传出魔山大殿。

    此番血衣门惨败,绝不会善罢甘休的,既知魔山一脉的老巢,定还会卷土重来,早走为妙,相比这座古城,不死山貌似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无人反对。

    苍穹的命令,魔山无条件执行。

    说搬就搬。

    能带走的,一样都不留。

    不能带走的,尽数销毁。

    至此,魔山众长老才察觉自家的宝库中,好像缺了不少宝贝,而且,全都是极为珍贵的那种,无论是兵器还是玄铁,级别都不低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强老脸昏黑。

    不用说,是被赵云那货拿走了。

    还是魔山三长老,下意识捂了胸口,若早知是姬痕,早知是赵云,他会一步不差的跟着,那厮不咋讲武德,貌似也不怎么要脸皮。

    “有此后辈。”

    魔家长老幸灾乐祸,笑的贼开心。

    白家老祖干咳,没给全部搬走,就偷着乐吧!

    苍穹的神态,就格外的深沉了,再多吃几次亏,自然就长记性了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。”

    不久,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出城。

    目标:不死山。

    至于赵云,浪完了自个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说到赵公子,脸色也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追了大半夜,还是没追上。

    他这个没追上,让黑袍人抓狂的直欲自裁。

    甩不掉。

    怎么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为了逃遁,他不知献祭了多少寿命。

    为了逃遁,他不知动用了多少禁法。

    此刻,已是伤到根基,本就上的重,如今愈发惨烈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遁入了一片山林。

    赵云如影随行,一路追杀进去。

    黑袍人停了,实在跑不动了,气血消沉到了极点,但他那张老脸,却狰狞的吓人,那么多人不追,偏偏追我,老子生了一张欠揍的脸?

    “跑?”

    “咋不跑了?”

    赵云追到,大口的喘粗气。

    为了搞宝贝容易吗?累的是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嘶嚎,一剑劈来。

    赵云登走九霄,避过了一剑,转身便是一记大罗天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黑袍人喷血,被压得一阵趔趄。

    未等站稳,九道诛仙诀便凌天而下。

    黑袍人骤然色变,开了守护秘法,成一道血色大钟,护住了周身。

    别说,真就挡住了诛仙诀。

    为此,他也付出了血的代价。

    护体血钟崩灭,老躯遭了余波剑威,血劈出一道道剑痕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淡道,已是弯弓搭箭。

    黑袍人双目凸显,瞳孔随之紧缩,此刻的状态,着实挡不下这一箭。

    还是一道血光,猩红刺目。

    雷霆箭无匹,一击射穿了黑袍人头颅。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抓你真是费劲哪!”

    赵云收了霸王弓,凌空而下,先拿走了赤色扳指,又是一顿扫荡,能拿走的宝物,一样都不拉,扫到最后,还不忘给人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至此,他才找地儿坐下。

    为了抓黑袍人,可不就很费劲嘛!追了大半夜呢?

    半壶酒下肚,他炼出了遁甲天字。

    龙渊就很自觉了,一溜烟儿飞出了魔戒。

    赵云淬炼一番,才将天字刻刻印,竟与其他天字,自行排列,龙渊上又蒙了一层璀璨的金光,那是剑威,是一种肉眼可见的剑威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赵云笑着,踏上了归途。

    刚出山林,便闻一片轰鸣声。

    听其音色,该是大战的动静。

    赵云下意识侧眸,目所能及之地,能见火光冲天,染着一抹血色。

    许是好奇,他偷摸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热闹是假,去搞宝贝是真。

    待走近,他才双目微眯,瞧见了俩熟人。

    是两个老者,一个赤袍烈烈,一个青衫飘摇,他都见过。

    乃殷昼的手下:赤山老鬼和青山老鬼。

    殷昼也是有意思,貌似对颜色和老鬼情有独钟,凡他的手下,都有老鬼二字,且都带颜色,譬如金山老鬼、银山老鬼,还有黑山和白山老鬼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家是养鬼的呢?

    两老鬼大半夜出来,可不是游山玩水的,而是在追杀人。

    再看被追杀者,是个女子,蒙着一袭紫袍,一眼看过,没看破真容。

    赵云开了天眼。

    这般一看,又是一个熟人特别熟。

    竟是云烟。

    “得亏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心道,偷摸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师傅被追杀,哪有不救的道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山林中,云烟又喋血。

    今日出门没看黄历,稀里糊涂就遭了围杀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大祭司的人。

    对此,她就一点儿不意外了。

    谁让她有个好徒儿呢?逮不住姬痕,拿她这个师傅开刀了。

    二打一,她自然战不过。

    主要是这俩老鬼,强的有点儿离谱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她今夜会折在这里,伤的太惨重。

    “云师妹,可还要逃?”赤山老鬼提剑而来,森白牙齿尽露,泛满幽光的眸,难掩的是贪婪和淫邪,虽是老家伙,却是爱美之人。

    偏偏,云烟生的就很美。

    青山老鬼则舔猩红色头,相比赤山老鬼,他对女人不感兴趣,他感兴趣的是云烟的血脉,那是一种美妙的气血,吞了有助他修炼。

    “就不怕天宗查出,找尔等清算。”云烟冷冷道。

    她的状态,着实糟糕,说话是,嘴角还溢血不断,踉踉跄跄,站都站不稳了,一袭紫袍不假,却因鲜血,添了一抹抹嫣红的色彩。

    “荒山野岭,谁知道。”赤山老鬼嘴角微翘。

    “怪只怪,你有个好徒儿。”青山老鬼阴笑。

    他的话,很好的印证了云烟的猜测。

    的确,她有个好徒儿,这是遭了徒儿牵连哪!

    她早有预知,而此番出来,也极为谨慎,但还是被盯上了。

    禁!

    青山老鬼轻叱,一道封印从天而下。

    云烟欲躲,奈何有心无力,被一击封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良宵美景,适合一夜春宵。”

    赤山老鬼抬手,五指张开朝云烟,吸力恐怖。

    云烟无法抗拒,脆弱如一片落叶,被吸向赤山老鬼。

    “徒儿,好好活着。”

    云烟喃语,复苏了一道禁法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是一种自杀的秘术,早在很多年前,便已刻下了,生死弥留之际,她想的竟是她的两个徒儿,她死后,他们会不会受欺负,那个叫姬痕的捣蛋鬼,会因师傅的死,而掉眼泪吗?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金光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赵公子杀到了,一手揽了云烟的腰,一拳憾山,轰翻了赤山老鬼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四章,今天没了。

    求一下银票和金票,拜谢各位道门仙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