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大明刑王 > 第一章法场陪斩
    “带杀人犯吴六甲,验明正身!”</p>

    “带抢劫犯王四新,验明正身!”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湛湛青天王法在,杀人砍头正当时。</p>

    今天并不是一个行刑决囚的好日子,正赶上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。秋风挟着豆大的雨点飘进简陋的官棚,把监斩官司徒县令淋了个半透,本来宽松的官袍变成了湿乎乎的紧身衣,非但显不出半点儿威风堂皇,还很有些狼狈。</p>

    “斩!”司徒县令起身抖落了袍服下摆的水滴,断喝一声,用力掷出令签。</p>

    大刀落下,无头的身躯轰然倒下,白茫茫的水汽中窜起一股惹眼的鲜红雨雾,一颗蓬头垢面的头颅飞落到街面泥水里,滚了几滚后正好断口接地直立了起来,不偏不倚面朝着刑台下方围观的人群。观刑百姓发出一声满足的惊呼,这刽子手的活儿不赖嘛。萧山县是个小县,砍头决刑这种大热闹可不常有,下雨也是那非看不可的。</p>

    一只令签就是一颗人头,司徒县令寒着脸接连掷出了七只令签。刽子手手起刀落,手起刀落,鲜血跟水帘子似的从高高的刑台上往下淌个不停,流到街面上又被秋雨冲刷得蔓延开来,仿佛一条绵延不绝的血色溪流。围观人群忙不迭地纷纷跳脚避让,唯恐沾染到这肮脏晦气的血水。</p>

    轮到第八个,也是最后一名待决人犯。他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,像一摊烂泥似的瘫在刑台上,背后的斩标上写着“杀害尊长、弑亲逆伦犯宋无涯”,人是没挨刀都死了一半了,双眼紧闭,雨点打着头脸也是一动不动,看上去已经是吓丢了魂儿,完全人事不知了。</p>

    围观人群对宋无涯很不满意,怎么能这样死气活样?人犯要鲜活有精神,杀起头来才够劲儿。要是没死先吓丢了魂,心血一凉,落了刀颈血就窜不高,那就差点意思了。而且昏迷之中砍头就不知道颈子痛,未免也太便宜他了,这可是人神共愤的逆伦犯啊,哪个人不深恶痛绝?</p>

    司徒县令的手摸在签筒上,目光看向刑台上的宋无涯,迟迟没有掷签发令。并不是不忍心或者有什么迟疑,这桩案子是他亲手办下的铁案,被害者还是他的族兄,他比谁都想把这个混蛋碎尸万段。因为太过痛恨,所以今天拉他出来陪斩,就当是多杀他一次解一解恨。吓一吓可以,真的动刀那是不行的,刑部的勾决回文眼下还没下来——虽说那是一定会下来的。</p>

    观刑百姓不知究里,都齐齐注目在刑台上,眼巴巴地盼望着县太爷赶紧掷签发令。司徒县令收回目光站起身来,正要下令将人犯带回死牢候斩。忽然,阴沉的天空划过一道雪亮的闪电,一道滚雷降落到了高高的刑台上。硕大的火球不偏不倚地砸在昏迷不醒的人犯身上,他的身体猛地抽搐了两下,随即一动不动,空气中迅速泛起一股轻微的焦臭味。这不用说,人犯肯定是已经熟得外焦里嫩了。</p>

    短暂的惊骇与沉寂后,观刑百姓发出一声轰然欢呼,亲眼目睹天雷劈死逆子,这可是一桩比起杀头更好看的大稀罕,以后教训自家后人的时候也有得说的了。</p>

    这下司徒县令却不太满意了,按照刑律,宋无涯杀害尊长是罪该凌迟的。他也早早为宋无涯预定好了擅长凌迟的刽子手,眼下这个安排是落了空了。不过转念一想,如此了结到也另有好处。自己的治下有天雷劈死弑亲逆子,那是足以上到京抄邸报的异闻,也是一桩自己身为百姓父母教化得力,致使上苍有感的明证。若能传扬开来,对自己的官声大有增益。</p>

    轿夫把官轿抬到了官棚边儿,贴身长随撑起了油纸伞,司徒县令一躬身,正要钻进轿里。旁边站班的衙役忽然惊呼出声,指着刑台上的宋无涯道:“大……大人,人犯在……在动!”</p>

    司徒县令回头瞥了一眼,看见那具挨了雷劈的死尸手指似乎是有些微微抽动,喝斥道:“大惊小怪!人死总是要争命的,动弹一下何足为奇!”</p>

    话音才落,“死尸”的整个手掌也动起来了,然后是双腿也开始蹬动起来,一下一下的越蹬越有劲儿,整个人在地上像活鱼一样扭来扭去,似乎是想挣脱绑缚翻身坐起,嘴里也发出了含糊不清的低沉嘶吼。这哪里是临死争命,简直是越活越精神了,比挨雷劈之前还要生猛得多了。</p>

    围观人群哗然骚动,挨了雷劈哪还会有活人,这是要炸尸么?司徒县令脸都绿了,强作镇定示意刽子手过去察看。刽子手自恃杀得人多身上煞气重,也就并不怎么怵这个。他大踏步上前,重重一脚把“死尸”踢了一个翻身滚。</p>

    “操!”宋无涯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和满嘴的泥水沫子,发出了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。</p>

    此时的“宋无涯”已经并非宋无涯,他的意识是来自21世纪的一个苦逼交警宋青,上一个记忆还是自己在雨天的街头查酒驾,突然一道滚雷下来就失去了知觉,醒来后只知道自己被捆得像个粽子,以一种脸朝下狗吃屎的姿式淋着雨,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头烧得焦臭的长发,还挨了重重一脚,想必是被人打了闷棍。当警察的谁没几个仇家,还怕你这个?那当然是要先骂了再说。</p>

    刽子手并不明白的这句“操”的含义,面无表情地伸手捉住宋青的后颈把他提得坐起,右手握着鬼头大刀在他的颈子上比划了一下落刀位置,目光看向司徒县令,请示道:“大人,还行不行刑?”</p>

    这话问得是有缘故的,按照民间自古流传的某种非正式的说法,刑场上如果天现异象,比如六月飞雪,白日坠星,甚至并不太罕见的日食,那是要暂停行刑的,因为那意味着可能有奇冤出现,这个人犯雷劈不死或者也能算天现异象。</p>

    老百姓是最迷信这个的,围观众人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,他们是深信宋无涯罪该千刀万剐的,可是这桩天雷劈而不死的奇事是亲眼目睹,各人心中不得不生出一个念头来:万一呢,万一这人真是冤呢。</p>

    司徒县令算不上很迷信,却很有些迷惑,他的心头也闪现了一下这种“万一”,但立刻就把这种自我怀疑的想法掐念掉了,自己亲手办下的铁案,怎会有错呢?</p>

    最迷惑的还是宋青,刽子手比划的那一下,让他很分明的感受到了那柄鬼头大刀的迫人寒意,那是杀过人的真家伙!作为一个干过十年刑警后转职的交警,他闻得出那是真正的人血气息。这是在洒血浆拍古装戏,把自己绑来做临时演员吧?不,不对,台下有好几千长衫梳头的古装的男女老少,哪有这么大手笔拍片的?宋青的脑海中接连闪过无数念头,不经意间扭了一下头,正好与身旁不远处的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对了一个眼儿,甚至都清楚地看见对方的眼白,那绝对不是假的!</p>

    环顾身旁手提鬼头大刀的刽子手,以及台下黑压压的古装人群,还有横七竖八的无头尸首,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涌上宋无涯的心头,这不会是真穿了吧,而且是穿得最惨最坑爹的一种。他感觉到一阵眩晕,勉强支撑住才没有昏倒。</p>

    朝廷有法度在,无论如何今天是杀不得宋无涯了。司徒县令一拂衣袖,沉声下令道:“将陪斩人犯宋无涯带回县狱,待刑部回文后即刻行刑!”</p>

    司徒县令说的官话并不好懂,宋青听得不太明白,向旁边站着的一位监押官差投去询问的目光,得到的是腰眼上挨了狠狠一脚。</p>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?这是陪斩,让你见识见识而已。你这杀千刀的歹毒小子,就这么斩了你是便宜了你!你杀害尊长,按《大明律》该当凌迟处死,非挨尽三千六百刀不可!嘿嘿,县尊老爷已经特意着人给你预定了省里最有名的刽子手‘割不死’刘老头儿伺候你,有得你享受的!只待州府回文一下,就将你拉回这儿来开剐!”</p>

    陪斩?杀害尊长?凌迟处死?三千六百刀?</p>

    这一番话就如当头一个霹雳一般,直教宋青眼前发黑,一头栽倒在地,这下真的昏了过去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