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大明刑王 > 第二章 囚牢会客
    第二章 囚牢会客</p>

    宋青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身处监牢之中,正躺卧在一堆烂稻草上面。举目茫然四顾,映入眼帘的是三面厚实的土墙,一道简易的粗木栅栏将囚室与走廊隔了开来,围成了一个昏暗的囚室。或许因为这地方住过不少死囚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霉烂的气味,闻着会让人感觉有一股死人的味道。墙角里,一个老鼠正悠闲地探头探脑,散步觅食,时不时对着宋青吱吱叫唤,似乎完全不知道惧怕。</p>

    这是死囚牢,该觉得害怕的是人而不是老鼠。</p>

    到此地步,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当前的处境,自己这是穿越到了古代,附身到了一个叫“宋无涯”的该死杀人犯身上,而且还是大逆不道的“杀害尊长”。这件案子已经审结定案,只待州府回文批复,自己就该上到刑场,受三千六百刀凌迟处死。</p>

    宋青,不,应该说现在的宋无涯长叹了一声,觉得这是老天爷给自己开了一个大玩笑。自己的这个新身份真的很操蛋,但也只能认命,唯一的好消息是自己还是姓宋。这哪儿是宋无涯啊,分明是宋无命好吗?</p>

    作为意识上的21 世纪现代人,身份上的古代人,宋无涯对凌迟这个概念并不太清楚,但也能估算得出三千六百刀足以将一个人割成一堆火锅肉片。自己刚刚魂穿过来,什么都没有干过,什么都不知道,凭什么要受这份儿罪呢?这道理就是说到阎罗王那儿也说不通。</p>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无涯和身扑到栅栏上,抱着碗口粗的木柱子放声大喊:“冤枉啊!放我出去!”</p>

    喊冤当然不是为了以为真有用处,而是为了引看守过来好问情况。果然,一个狱卒闻声快步奔了过来,抬起一脚,狠狠地踢在宋无涯抱着木柱子的手背上:“三天不打就皮痒了是不是?又开始瞎嚷嚷?”</p>

    宋无涯忍住痛缩回了手,赶紧问道:“请问这位……这位大哥,你是说我以前也喊过冤么?”</p>

    那狱卒奇怪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神色诧异地道:“你这小子上了一回刑场陪了一回斩,脑子吓傻了是不是?你刚进来的时候日夜喊冤,害得老子夜夜不得清静,前后打断了三根木棍你老实了些。怎么,你又想翻天了?你要是再闹,爷这次可是要换铁火钳伺候你了!”</p>

    宋无涯苦笑道:“不敢给大哥添麻烦。这火钳烫起皮肉来味道臭得很,也没什么好试的。”</p>

    那狱卒笑道:“你这小子说话到也有趣。”随后骂骂咧咧地继续巡逻去了。</p>

    宋无涯退回墙角里,揭开自己的这身破烂长袍查看,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果然有好多的伤痕。这些伤痕有新有旧,旧伤已经结了痂或者只剩一个疤痕了,新伤痕处的皮肉还是鲜红的。根据伤痕的形状和结痂的深浅来看,有些像是棍伤,有些像是皮鞭伤,还有一些说不清楚是什么伤,总之是遍体鳞伤,前后捱过好长一段时间的拷打。</p>

    联想到狱卒说自己曾经日夜喊冤,宋无涯算是明白过来了,这就是严刑拷打,逼迫认罪。如此说来,自己多半是并没有杀过人,这极有可能是一起冤案。既然是冤案,那就有翻盘的机会,宋无涯眼前顿时升腾起一线希望的光亮。</p>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待到先前那名狱卒再巡逻到囚室跟前时,宋无涯叫住了他,陪着笑脸道:“大哥,我的脑子确实是吓得迷糊了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敢问大哥,我家里还有些什么人?什么时候能来探望我?”</p>

    那狱卒翻出一个白眼来,说道:“看来你这小子是真傻了!你又有什么亲人了?光棍一条!叔伯兄弟到是有几个,但是你杀害尊长、大逆不道的恶徒,谁又原意沾着你半分?一早就都躲得远远的了,害得老子从你身上半分钱财也榨不着。”顿了一顿,又道:“说起来你到是有一位没过门的妻子,也算得上是你的亲眷,可是你杀了他爹,她都恨不得吃你的肉,又怎么可能来探望你?”</p>

    宋无涯心中一惊,问道:“你是说我……我杀了我丈人?”</p>

    狱卒冷笑一声,道:“不然呢?你杀的可是你的岳丈、本县县尊老爷司徒大人的族兄,否则他凭什么特意花重金遣人预定了省城里最擅长凌迟的刽子手‘割不死’刘老头儿准备伺候你?那刘老头儿有一手绝活儿,割足你三千六百刀才让你死,是一刀也少不了……”</p>

    听了这一番话,宋无涯一屁股瘫坐在烂草堆上,心中顿时哇凉哇凉的,刚刚看到的一线希望转瞬就熄灭了。自己居然涉嫌杀了岳丈,亲人不愿沾上自己,都躲得远远的。本该是最亲近的未婚妻也对自己入骨,决计没有帮忙的道理。本县的县令也对自己切齿痛恨,打算活剐了自己。这上上下下,里里外外的人都要自己死,这还能有活路吗?</p>

    他打算再向狱卒打听一些事情,这狱卒却懒得理他了,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,进值日房休息去了。临走之前警告宋无涯,叫他不许闹腾,否则就是讨打。</p>

    过了不知两三个时辰,大约是黄昏时分,宋无涯闭着眼睛正在昏昏沉沉地发呆,突然听到狱卒敲着囚室木栅喊道:“宋无涯,有人来探望你!”</p>

    终于有人来看我了!只要外头有人帮忙,自己就有活命的机会!</p>

    宋无涯激动地从地上弹了起来,直扑到囚室的木栅上,眼巴巴地看着外面,却不认识这位前来探望自己的人。木栅外站着的是一位年约四十多岁、头戴东坡帽的中年人,他向狱卒作了个揖,道了声谢后,扭头看向宋无涯,神态顿时变得咬牙切齿,目光里几乎要喷出火来。</p>

    噗的一声,他隔着木栅吐出一口浓痰,正中宋无涯的眉心,接着就破口大骂:“你这小畜生,还记得你以前调戏我老婆吧?以前你仗着是官宦子弟,我奈何不了你,现下你爹过了世,你又丧了良心杀了你的靠山丈人,现下我非整死你这小王蛋不可。”</p>

    这人越说越激动,撸起衣袖就要强行冲进囚室揍人,让狱卒给拦住了。他愤愤地大骂一通后,掏出一锭银子塞给狱卒,道:“有劳大哥替我好生伺候他!”</p>

    狱卒收银入袋,笑道:“李大哥,这小子转眼便要受千刀万剐之刑,再去为难他也没什么意思。”</p>

    那中年人愤恨不解地道:“他受凌迟是公刑,我要揍他是私怨。一马归一马,不狠狠整治他一顿,难解我心头之恨!”</p>

    狱卒笑着答应下来。那中年人骂骂咧咧地去了。</p>

    宋无涯用衣袖拭去额头上的浓痰,不禁暗暗苦笑:“我这是什么人呐?那人少说也有四十来岁,他老婆若是原配,只怕也年纪不小了,我连这样年纪的女人都调戏?真是荤素不忌重口味!”</p>

    过来报仇的那人刚走,就又有人探望了。这人年纪与宋无涯相仿,手上提着一壶酒,脸上笑嘻嘻的,这一回看上去应该不是来报仇找碴儿的了。</p>

    “宋兄,你受苦了。小弟过来探望你,给你带了一坛美酒,你就解解馋。”那人隔着木栅就要将这一坛酒从缝隙里递给宋无涯,却被狱卒伸手拦住了。探监的人除牢犯的至亲之外,是不许给牢犯送吃食的,这是通例。</p>

    那人会意,当着狱卒的面儿揭开坛盖自己先喝了一口,又给了狱卒一小块碎银,狱卒也就不去管他,自顾自地走远了。</p>

    两人一里一外,隔着囚室的木栅盘腿对坐。宋无涯从那人手里接过酒坛,猛喝了一口酒,润了润干涩的喉咙,开口说道:“这位朋友,我刚才从刑场上陪斩下来,脑子有点不清楚,记不起事情,请问你是……”</p>

    那人一怔,道:“你真不记得了?我是你的好哥们儿苏大龙啊!我就是知道兄弟你刚受了惊,这不就带酒给你压惊来了嘛?”</p>

    宋无涯心头那个感激啊,眼泪哗啦哗啦的,原来自己在这大明好歹还是有一个朋友的。只听见苏大龙压低声音道:“宋兄,你要是愿意使点儿银子,兄弟我有办法能救得你一命。”</p>

    宋无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忙道:“愿意,愿意!一千一百个愿意!只是我身在牢房,哪里会有银子呀?”</p>

    苏大龙凑近过来,低声说道:“宋兄,三个月前,你没犯事那会儿,咱俩合伙讹了西门刘员外家的一个唐三彩人像,那玩意儿可值钱了。这唐三彩是由你收管的,你说是要先藏起来,等找到好买家再出手。眼下兄弟想问你,你将这唐三彩人像藏哪儿了?这件宝贝少说也能换个三五百两银子,我用这些银子替你上下打点,就能换得你一条性命。”</p>

    合伙讹人?这个混蛋还真有出息,宋无涯苦笑摇头道:“苏兄,我真不记得藏在哪里了。你要是能先替我把银子使上,只要救得我的性命,等我出来后,一定加倍偿还报答你!”</p>

    一听这话,苏大龙立刻变了脸,劈手夺过宋无涯手里的酒坛,冷冷地道:“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?自己都死到临头,也不让哥们儿落点好处?想带着你的宝贝银子进棺材么?这酒也你别喝了,平白糟蹋爷的东西!”</p>

    说完,苏大龙抱着酒坛骂骂咧咧地走了。</p>

    宋无涯目瞪口呆,简直哭笑不得。这位自己的“好哥们儿”怎么就这么一副德性?这哪里是想救自己的性命,分明就是想这机会捞上一把横财嘛。想一想也是,自己是因为涉嫌杀害岳丈,也就是本县县令的哥哥被判斩首。这样大的案子,又有县令咬着不放,就凭着区区三五百两银子也能翻得过来?那也太过儿戏了。自己刚才急病乱投医,差点轻信了他。</p>

    唉,自己结交的这都是些什么人呐?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呀?宋无涯叹息着,愁眉苦脸地抱着脑袋躺倒在草堆上。</p>

    联想这两次被人“探望”的经过,宋无涯此时已经确定,自己就是一个人见人憎,鬼见鬼厌、狗见了都磨牙齿的主儿。这样的人渣要是能翻得了杀人案,活得了性命,那才真正是上天瞎眼了。</p>

    唯一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就是等死了。</p>

    坐以待毙总不是办法,要不然,越个狱怎样?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