肯趣阁 > 玄幻小说 > 百花大帝 > 第两千两百二十六章真正的战斗即将开始

第两千两百二十六章真正的战斗即将开始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灵镜之剑是灵镜最终的兵刃,而长安则是使用酒神剑还击!灵镜其实擅长蓄力,也就是说这个那人呢的所有招式那都是要有着一个前置时间准备,在准备的过程中,它自己就会进入到一个绝对的危险中,当然了,对于它自己来说,它自然是十分的清楚的,因此,这个男人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是穿着一身无比强韧的铠甲,这一套铠甲,那是灵镜以自己的精神力加上稀有金属打造而成,只要有了这个东西的话,那么就算是自己准备的时间再长,那都不用怕了!

    至今为止,还从来没有一个人的招式可以破解了自己的这一身铠甲,不过灵镜这个男人一向都是以速度取胜的,就好像现在这样,它直接就是一个跳跃,剑刃之上附着了一层寒冰,这一招名为破月剑,意思是说,在这一剑之下,就算是明月那都是可以斩碎,这是它最为出名的招式,但距离上次使用,那也是过去了很多年了!

    因此,这威力究竟如何,就算是它自己的话,那都是不清楚的,长安自然是感受到了周围温度的变化,这个灵镜所学极为的驳杂,什么都涉及,而且还不是学个皮毛就好,只要是它喜欢的,那么它就一定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来钻研,直到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弄清楚了为止,没错,别看灵镜那是一个有野心的男人,但其实此人也是极为的爱学习!

    不然的话,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在强者如云的九黎族中身居中心呢?那就是它可以一直不断地学习,而且此人在学习的时候,极为的谦逊,当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之后,那是不断地打磨!可见,就算是极为可恶地男人身上,依然是有着不错地品质地!这一道森冷的剑气当真是厉害啊,高速加寒气,一般的高手还真的就是无法抵挡了!

    这一道剑气爆发出来的波纹那都是都是直接将人冻伤,这还是针对实力强悍的人的后果,若是实力低微的话,单单是这波纹都是可以将它们绞杀!但长安是什么人,这小子自从创出了混天元气之后,就没有惧怕过任何人,它可以将对方的力量完美的反弹,如此,对方就是会产生无法回避的瞬间,利用这个瞬间将对方击杀!

    酒神剑上,层层水花泛起,少时,这一道道的水气赫然是变成了惊人的巨浪,长安对战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去想那么多,以浪花剑法来说,不管对方那是使用了什么招式,自己就是单一纯粹的浪花剑法就好,若是一剑不行的话,那么就两剑,浪花剑法最大的优点就是,可以花费最少的力量爆发出最强的招式,不然的话,长安为什么会一直使用这剑法呢?

    长安曾说,只要是身处在空气中,那么不管对方是谁,都不是自己的对手,这可不是一句空话,看,此刻的灵镜已经是被困在了一个巨大的牢笼中!在这巨大的水牢中,布满了凌厉无比的水刺,只要动一下,马上就是可以感受到极为尖锐的痛苦,灵镜的铠甲当然是这天下的绝顶神器护具了,但这并不是说,这个东西就没有了弱点,事实上,这铠甲的弱点,那是十分明显的!

    那就是整体的防御力不行,最强的防御也只能是集中在局部而已,其实长安在见到了这个铠甲的那一刻,心中就是有了对策了,从前的时候,爹爹很喜欢对它说这天下的诸多防具的典故,没错,谢甘霖这个男人真正的强悍从来都不是它的实力,而是它有着极为广博的见识,尤其是护具这一方面,它可以说是天下第一了,要知道,昔日在天行健的时候,它就是负责打造护具的!

    爹爹曾说,这越是表面看上去无比强韧的护具,其实内里简直就是一团糟,它们根本就不知道想要打造出一套全面防御的铠甲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因此,这天下现存的护具都是局部防御,主要是因为这些使用者的实力强悍,护具不能顾及的地方,它们便是用气息弥补,因此,这时间长了,自然就会有着一种固若金汤的错觉!

    爹爹说,若是日后真的遇上了,那么也不用担心,就用水刺解决就好,天下的每一套护具的关键无非就是关节而已,只要毁掉了这些关节位置的话,那么再强悍的铠甲,那都是没有用了!长安一直都是记着这些话呢,而现在便是使用的时候了,灵镜这个男人的真身至今都是没有出来,一直都是龟缩在这个铠甲中,好啊,若是没有了这个铠甲的话,那么这个男人究竟是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呢?这还真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事情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不愧是你啊,这么快的时间,就是知道了我铠甲的弱点了,是了,我怎么忘记了,你爹爹谢甘霖精通此道,说起来,我的这一套铠甲最后可以完成,还多亏了你爹爹的相助了,若是没有你爹爹的话,那么我是不可能完成的,但是这些事情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,这些年来,我可是将这一套铠甲强化了不止一倍!

    ps://vpkanshuco

    你可知道,我这铠甲上为什么会有着无比惊人的光泽吗?那是因为为了强化这个东西,我融合的不单单是我自己的精神力,还有这些年来所有被我打败的高手的精神力,因此,我的这一套铠甲其实是有着极为强悍的吸收能力的!谢甘霖虽然是一代人杰,但它应该是没有想到,我最后竟然是可以做到这一步,它说的对,想要打造出一套全面防御的铠甲,这自然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,那是因为,想要做到这一点的话,就一定要牺牲很多人的精神力!“

    “你爹爹一代人物,自然是不会这么作的,但它却一直都是在用别的法子代替精神力,如此打造出一套全面防御的铠甲,不过,这个心愿,我今日是代替它完成了,你谢长安身为它的孩子,难道就一点儿都不高兴吗?”疯子啊,不夸张的说,灵镜这个男人这些年中,其实一直都是活在了自己的执念中,是的,从以前开始它就是这样的,只要是它想要得到的,那么不管是发生了什么,它都是要得到!

    “好吧,我现在就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好了,我看到了这个水牢,就能想起水元,你可知道,水元这个男人昔日和我还有你爹爹,我们三人那是最好的朋友,可惜啊,水元这个男人过于的刚毅,它从来都是不认可我,既然是不认可我的话,那么这个男人自然是没有了存在的必要了!你可知道,你爹爹为什么要隐居吗?那其实是为了锻造出一套可以克制我的护具,但这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“你爹爹的这一生堪称完美,不管是哪个方面,都是极为的平衡,可是即便如此,它这个男人依然是有着一个遗憾的,那就是不能亲手将我封印,水元之死,你爹爹曾三次偷袭于我,可是每一次我都是避开了,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就是,它以剑气重创了我!虽然我是受到了重伤,可是你爹爹的情况更加不好,此后,它是染上了寒气!

    这一生都是不能再使用力量了,不然的话,它就会痛不欲生!现在你就应该是知道了,你爹爹为什么明明有着极为强悍的力量,但是却从来不指点你,而且也是它一开始不让你修炼的,可是它深爱你的母亲,只要是你母亲说的,它都会答应!

    好在,你小子倒是从来没有让它失望过,不管是学习什么,那都是学的很快,我从前一直认为你爹爹受伤之后,已经是没有多余的力量来打造护具了,但是今日我看到了你之后,我发现我错了,你爹爹竟然是以上古秘法,将它一身的功力都是注入到了你的体内,你就是它这一生中最为得意的护具,也是我的克星!“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事情是这么发展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因为,我战斗到了今日,其实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克星,谢长安,我也是和你废话了这么久了,现在你也应该是知道了你应该知道的事情了,想来,这心中已经是没有了遗憾了,那么你现在可以去死了!“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王龙那个男人其实在我的眼中,就是一个棋子,但即便如此,我也不能让去去碍事,只有你完蛋了,它才能安心的去作族长,到了那一步之后,我才能进一步的完成我的计划,这么多年了,我的计划终于是要完成了,这些年,我一直都是在寻找我的归处,而现在这个地方,我已经是找到了,因此,我是不会让你破坏这一切的,你从小什么都有,自然是不会明白,我此刻心中的感受的!“

    不明白吗?不,其实灵镜错了,长安明白的!所有的人都认为成为魔门门主,天宗宗主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事情,但是从小长安就是明白,这树大招风的道理,若是可以的话,它更喜欢低调,这才符合它真正的性子,但是没有法子,它想要低调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,长安认为只要自己是魔门门主一日,那么身上的责任就不会让自己放肆!从这一点上来看,这个男人,其实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,只要是交给它的事情,那么不管是经历万难,它都会去完成,原因就是它其实一直都担心会辜负旁人对它的信任!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,自己的所有力量竟然都是没有了任何的作用,也不知道灵镜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改造的这个铠甲,竟然是可以完美的吸收所有的力量,这样的事情,应该是仅仅存在于传说中,长安今日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,因此,自然是十分的吃惊的,它认为这样的一种力量原本就是十分的神奇,“想来你能做到这一步,自然也是十分的不容易了!“这可是真心的赞美!

    “你小子年纪不大,可是见识却是当真不错,若是可以的话,我还真的是想要和你作一次朋友呢,不过现在看来,这也应该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!“

    “今日你我二人之间那是一定要有一个胜利者的,想来你也是感觉到了,这王龙的气息已经是来了,独与这样的一场战斗其实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在关注着,你有着属于你的责任,其实我也有我的责任,现在九黎族中虽然是高手众多,但是大家彼此都是不服,唯一的法子就是寻找到着九黎血脉的最佳传承者,才能让所有的人都服气了,但是这个过程自然是十分的不容易的!

    我也知道,按照王龙的那个性子它自然不是最佳的人选,可是现在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,九黎族传承千年,我们这些后人总是不能看着,这个九黎族就此完蛋了吧,要真的是变成了那样的话,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在这天下立足,在这一点上,我想你也应该是可以明白的,不是吗?“

    “好了,我就认可你是我的对手好了,之前的那些不过就是一些热身而已,而从现在开始,真正的战斗就真的要开始了,我知道,其实你也是一直都在期待这样的一场战斗,其实你我都是一样的人,好了,现在就开始吧!“

    “这天下已经是没有什么人知道九黎族了,若是我再不动手的话,只怕这九黎族那是真的要成为历史了!“长安笑,好像还真的是这样的,那么既然是这样的话,自己也是没有什么选择了,唯一的法子就是战斗了,而且这样的一场战斗,自己只能是胜利,除了胜利之外,自己不想要其他的结果!”动手吧,我倒是要看看现在的九黎族究竟是变成了什么模样,若是不好的话,那么也是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了!“蚩尤说道。

    “蚩尤大人,您也不用着急,我若是可以战胜长安的话,那么下一个就是你了,我甚至都是想好了,若是这王龙不是九黎族血脉的最佳继承人的话,那么我那个时候唯一能作的事情就是将你击杀,并且是将你的血脉注入到我的体内,如此一来,我便是成为了九黎族血脉的最佳拥有者,那么我那个时候继承族长之位,任何人都是没有资格说什么了!“

    看看,这才是这个灵镜最为真实的想法,它丝毫不担心蚩尤会生气,当功力修炼到了蚩尤这个地步之后,这天下能让它生气的事情已经是很少很少了,闻言,蚩尤那是放声大笑,“哈哈哈,你若是真的可以做到的话,那么我自然是十分的高兴的,你可知道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是第二个当我面说这个话的男人,第一个自然是轩辕氏了,我们两人那是不知道打了多少次,可惜啊,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是没有分出一个胜负,因此,对于这样的战斗,我早就已经厌倦了!“

    “可惜啊,你小子虽然是十分的强悍,但终究不是轩辕氏,我可以对轩辕氏容忍,因为它是我的挚友,但是你小子那是一个什么东西,轩辕,你现在相信了吧,我就算是隐居多年,但是这些年来,想要干掉我的人一直都是很多的,看来啊,这想要和你一起喝酒的心愿,只怕是短时间之内是无法完成了,好,你若是真的有本事的话,那么我就在魔门等着你,长安小子,你可是我看重的人,这一场战斗月底那个不能输,其实我这人一向都是十分的随性的,不会对人有着任何的要求,可是今日我是一定要破例的!“

    这算什么,这不是把长安推出去放在火上炙烤了吗?不过这样的感觉长安其实并不讨厌,因为自己只有在绝境之下,才能爆发出真正的力量,“前辈可以放心,我想我知道应该怎么作了,这么长时间一来,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呢?“顿时,一道寒光那是呼啸而出,直接冲向了灵镜的面门,随着一声惨叫,灵镜几个凝然是中招了!

    有谁能想到,堂堂的谢长安竟然会在战斗中偷袭,偷袭怎么了,若是换个位置的话,只怕是任何人都不会错过这样的反击机会的,这是战斗,又不是切磋,讲武德那也是要看时候的,若是自己完蛋了,一切都是完蛋了,自然也不用讲武德了!

    趁着这个时机,长安接着爆发出了惊人的攻击力,再也没有给灵镜任何的还手机会,在面对这样的一个男人的时候,那是不能有任何的留情的,不然最后吃亏的人就一定是自己了,不得不说啊,只有是经历了无数的战斗之后,才能有着这样的心态,虽然是狂攻,但长安的战斗节奏非常的好,并没有意思的慌乱,讲对方所有可能的进攻路线全部都是封锁了,就是不能给对方任何的机会!

    灵镜那也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了,此刻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在防御,但是,此刻它终于是海岸长安这个小子虽然是极为的年轻,但是这小子的攻击竟然是滴水不漏,没有一丝的破绽,这可是和自己的无上剑道有些相悖了,无上剑道无法还击,这还能是无上剑道吗?好,既然你这个小子不让自己还击,那么它自己就主动制造机会还击好了,看看最后到底是谁更加的厉害!

    灵镜直接是以宝镜之力制造出了一个幻象,二打一的局面,那是自己最喜欢的了,长安纵然是有着天大的本事,那么也是无法从自己的攻击中走出来了,是的,现在灵镜想的就是反客为主,讲主动权再一次的握住了!可是这样的局面长安从前已经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了,冷笑道:“我早就是说过了,你是不会有任何的机会的,但是现在看来,你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,刚才说的那么多,腺癌到了真正动手的时候,你怎么是如此的垃圾呢?按照道理来看,这是不应该的事情,不是吗?“

    长安现在那是攻守兼备,走的是极为严密的路子,其实这和它从前的修炼路子是不一样的,长安这个男人的攻击路数以刚猛和飘逸为主,像现在这样的慢速倒是第一次!不过,尝试不同的战斗路数,一向都是它的追求,是的,现在换作是长安防御了,虽然说这个小子喜欢刚猛的进攻,但是不得不说啊,这个小子那就是天生的防守大师!

    时不时的还能反击一下,这样的反击,当然是不能造成任何的伤害了,是的,它就是为了恶心灵镜这意思很清楚啊,那就是你的攻击对我那是没有任何作用的,我现在虽然一直都是在防御,可是还能小小的打断一下你的进攻,这就是我所需要的,你就是知道了,那么拿我也是没有任何的法子!

    长安这个小子有的时候战斗,那就是不按照路子;来,它就是喜欢按照自己的性子来,只要是自己高兴了,那么怎么样都可以,在它的认知中,战斗就是战斗,只要胜利就可以了,规则什么的,原本就是用来打破的。若是一直墨守成规的话,那么自己要如何才能变强呢?好,即便是讲究规则,但是对方会和你讲规则吗?自然不会!

    规则要灵活的使用,才能爆发出最强的威力,这是这些日子以来,长安最大的感悟,不得不说啊,其实这样的法子还真的是相当好用的,这么一来,灵镜就会愤怒,“好你个谢长安,竟然是如此的不讲武德,看来,之前我还真的是高看你?了,人人都说,你是有礼君子。但是现在看来,根本就不是这样的!“

    “别说我是什么君子,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词语了,我就是我,只要胜利了,那么我就高兴,我就是这么的随性,和轩辕氏一样,你能如何呢?“

    灵镜的招式攻击范围很广,只要是接触到了一点儿,那么马上就会重伤,谢长安这个小子不是不讲规矩吗?那么好,现在灵镜便是让这个小子知道,自己才是那个最不讲规矩的人,此刻,长安虽然是防御毫无破绽,但在自己的灵镜面前那是不堪一击的,自己的这个宝物就是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对方的弱点,当找出了弱点之后,再以凌厉无比的神剑攻击,进退有度,长安自然是无法抵挡了!

    “今日便是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灵镜之光,只要是被我这一道光芒照过的人,这一生都无法躲避它的攻击了,这一道光芒已经是在你的身上留下了标记,防御?还是什么最强防御?简直就是胡扯,现在你的防御在我的眼中,那就是豆腐渣而已!让你见识一下,我的寒冰剑!”

    依然是刚才的那一道无比强悍的剑气,威力是没有任何变化的,但最大的不同就是,有了刚才的灵镜之光的加持之后,长安感觉到自己的防御终于是出现了一丝的松动,“轰”这一道无比惊人的剑气直接是轰在了长安的身上,长安顿时是感觉到了一阵的气血翻涌,以它如今这归元级的实力,都是抵挡不住,换作是一般人的话,岂不是要当场陨落!

    “你小子现在既然是那么喜欢偷袭的话,那么我现在就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,什么才是真正的偷袭,你以为我刚才的那一道灵镜之光就是单一的光芒吗?你错了,这光芒中,有着我的专属暗器,暗夜精神刺,这东西稀有的很,一旦攻入敌身之后,马上就会融入对方体内,一旦对方想要运功的话,那么将会痛不欲生,从我练成这暗器以来,真正见识到它威力的不过是寥寥数人而已,而你小子则是这一群人中最为年轻的一个,同时,也是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!“

    此刻的灵镜就是站在原地不动,因为现在的灵镜改变了战斗方式,它发现和长安这个男人交手,那是一定不能近身战斗的,只能是依靠远程控制,此刻,它的口中念动咒语,长安体内的翻涌之感,那是越发的强烈了,而且以自己的功力竟然都是无法压制,“谢长安,你现在好好的看着吧,此刻你已经是进入到了我的攻击范围之内了,你的头顶上方便是一道无比强力的精神剑,此剑一出,纵然你是有着天大的本事,那么也是无法防御了!“

    “此外,好好看看你的脚下,此刻你已经是身处在我早就布置好的阵法中了,无尽之火发动!“随着灵镜的一声令下,着惊人的阵法中,那是爆发出了无比惊人的火焰,这是紫色的火焰,无尽之火,取自燃烧不尽之意!在名声上虽然是不如幽冥玄火和天凝冰火响亮,但在威力上,却是相当的!顷刻之间,长安便是被着惊人的火焰吞噬,这么看来,这个小子算是真的完蛋了,”轰“半空中的精神之剑那是轰然坠下,如此凌厉狠辣的三连招,估计也只有灵镜这个男人才能想到了!轩辕氏和蚩尤也是十分的吃惊啊,如此的招式,计算的分毫不差,这可真是不容易!

    看来?,这些年来,这个男人一直都没有放弃对于自己的修炼!不过长安这个小子可没有这么容易被打败的,这个男人从小就开始接受最强也是最适合它的修炼方式,这精神剑和无尽之火,其实都是它喜欢的,“灵镜我必须要说啊,你这个小子的实力当真不错,你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修炼到了这个地步,但我认为,这就是你修炼的极限了,你若是想要再进一步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,而长安就不一样了,其实我对于这个小子有着很深的期望,当然了,这么多年以来,它也是从来让我失望过,你可知道,这个小子虽然是有着五行之身,但此人真正喜欢的力量其实一直都是火,这些年来也是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变化,这也是真的十分的难得了,换作是你的话,那么是做不到的,不是吗?“

    轩辕氏不喜欢嘲讽人,这是因为它的少年时代经历了很多人的嘲讽,因此,它当然是知道,这个嘲讽的力量究竟是有多么的恐怖了,因此,轩辕氏其实对谁都是十分的和善的,这个男人最让人称道的地方不单单是强大的实力,最关键的是,这个男人的气量很大,似乎这个男人就没有什么可以生气的事情,想来,这应该就是这个男人的魅力所在了!

    可是灵镜从前就一直认为轩辕氏就会装模做样而已,其实真正的实力还不如自己呢,之所以i会有这样的一种想法,那是因为在很多年前,灵镜从前将轩辕氏打伤过,说是打伤,似乎是有些不准确,应该是说,当时的那一战,轩辕氏还没有睡醒而已,不过就是看着灵镜的根基不错,想要和它玩玩,但是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小子在自己的手上走了三招之后,就越发的放肆了,从此之后,它就认为自己的实力在轩辕氏之上了,一直到今日!

    好吧,既然这个小子那是这么想的,自己也懒得废话,其实只要大家高兴就好了,至于其他的,不是那么重要的,不是吗?“长安,你也应该是听见了吧,这个灵镜一向都是无比的狂妄啊,它现在的实力已经是超越我了,我知道,刚才的那一道精神剑和无尽之火对于你没有任何的伤害,你若是真的准备好了,那么你就赶紧出来好了,你也应该是知道的,我现在那是真的不想和这个男人动手了,和它动手的话,我会认为十分的没有格局,从前你就应该是知道的,我这个人一向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格局!“

    看,这轩辕氏啊,那就是不一样,就连鼓励的话,都是不同,别的高手都说长安一定要撑住,到了轩辕氏这里,直接来句,我是一个有格局的人,实力低微的人不配和我动手!当然了,若是别的什么人说这个话,那么一定会被人疯狂的耻笑,但轩辕是说了,没有人不认为这是笑话!

    “哈哈哈,蚩尤还有轩辕氏你们这两个老东西还真的认为自己了不起吗?那谢长安纵然是一个天才,但是中了我这灵镜三连招之后,那也是要受伤的,你们说的对,我从前都是不认为我的招式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重创它,甚至将它击杀,要真的是这么容易对付的话,你们两人也不会花费这么多的心思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了!“

    灵镜这个男人虽然是无比的狂妄,但是此人不傻,它知道,长安可没有这么容易被干掉的,这空气中还有着如此惊人的气息呢,这么强悍的一个男人要是完蛋了,那么该有多么的无聊呢?”好了,谢长安,我知道你的实力,你的肉身强度已经是超过了我的想象了,现在你也应该是准备的差不多了,赶紧出来!“

    果然啊,这一直燃烧的无尽之火此刻竟然化作了一个人形,是长安,真是没有想到啊,这个小子竟然是真的将这无尽之火吸收了,“谁说你的无尽之火对我无效了,我要不是一直将幽冥玄火作为我的护身力量的话,只怕我在面对你这火焰的时候,还真的是没有办法了,但是现在好了,你的这些火焰我已经是全部都吸收了,说真的,你的无尽之火和我的幽冥玄火有些地方十分相似,我在这火焰之上,那也是领悟了一些力量了!”

    长安在吸收了无尽之火之后,它的功力再次变强了,此刻,周围的温度陡然提升,这里赫然是变成了火焰的世界,“试试火焰弹射!”道道惊人的火球那是从长安的指尖爆发出来,没错,这个时候的长安竟然也是变成了一个远程,这个男人很有意思,它若是遇上了一个有趣的对手的话,那么久一定会将自己的节奏保持和对方一样,“轰轰轰”寒冰剑气和弹射火焰原本就是相克的力量,此番相遇,那是一定要分出一个胜负了!

    它二人那都是没有寻找掩体,到了这个地步了,外界的力量已经是不能伤害它们一丝一毫了!长安以手为笔,在空中画出了一个火焰阵法,这个男人对于全新的力量一向都是十分好奇的,它希望自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力量完全掌握,加上之前明日神剑的力量,这个阵法的构成,将会相当的厉害啊,幽冥玄火在左,无尽之火在右,两种火焰此刻那是呼啸而出,威力之强,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,甚至不夸张的说,这一片天空都是要被融化了!

    可是,在看到了这一幕之后,灵镜一点儿都不吃惊,身为天宗宗主,拥有这样的力量那很正常,若是连着一点力量的控制都做不到的话,那么只能说长安的功力也就到此为止了!而且自己的无尽之火可不是任何人都能驯化的,它是灵镜的专属火焰,是它的精神力所化,谢长安这个小子还真的是有些小看自己了!现在这个无尽之火虽然是可以完美的使用,但是很快的,长安就会感觉到不一样了!

    长安现在那是将天空的火焰阵法催动到了极致,“双龙之火!”说是双龙之火,其实真实的情况是,此刻的这一片天空出现了九道无比惊人的火焰,九条火龙的火焰吐息那是何等的厉害呢!长安这个小子现在周身都是弥漫在了火焰中,这个小子竟然是可以将火焰的力量运用到如此地步,当真是厉害啊!

    这九道吐息形成的巨型火球,能在瞬间干掉灵镜!不过,灵镜那是丝毫不惧的,因为自己等待的时刻马上就要来了,在这九道火焰即将打中灵镜的时候,这火焰顿时是轰然消散,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!“你小子当真是不错,竟然是以自己的力量强行催动我的无尽之火,但是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结束了,我的无尽之火啊,现在你也应该要爆发出你真正的力量了!”

    一阵口诀之后,这原本已经是被长安吸收的无尽之火那是从长安的体内爆发出来,顷刻之间,地面和天空在无尽之火得到加持下,那是形成了两道截然相反的阵法,在正反相互的冲击之下,长安那是必死无疑的!“原来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你的计划中吗?真是该死,我早就应该想到了,从刚才开始,我就感觉到了有些不一样了,只是我这人一向自信,认为依靠自己的力量那是可以摆平一切的,但是现在看来,我是天真了!”

    顿时,一道无比惊人的火焰飓风那是吞噬了长安,“和我比试远程?实话告诉你,若是单单说远程的化,那么我是任何人都不惧的,”无尽封印加无尽深渊!谢长安,在我的这两招之下,你是没有任何的法子的,现在你的肉身已经是被彻底的绞杀了,而你的灵魂此刻也应该是在无尽深渊了,你这人虽然是十分的厉害,不过可惜的是,你终究不是我的对手!“

    这一战难道就是这么赢了?“好了,轩辕氏蚩尤让你们两人久等了,现在你我三人可以好好的了结一下之前的恩怨了,长安这个碍事的人已经是不在了!“

    “谁说不在的,之前我不是教过你吗?没有亲眼看见对方陨落的化,永远都不能放松啊,已经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了,可是,这一句话,你似乎还是没有理解,你好好的看看,那谢长安不是就在你的身后吗?“

    蚩尤笑道,它就知道,长安这个小子可没有这么容易被干掉的,而事实上,刚才所有的一切那都是长安亲手打造的幻境而已,这么做就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要收集灵镜的各种战斗数据,而现在数据收集完了,幻境也可以消失了,真正的战斗终于是要开始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