肯趣阁 > 玄幻小说 > 超绝萌爸 > 第5426章 真话

第5426章 真话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男一女的两个工作人员,被楚静瑶请进了家里,江映霞走过来,替两个人倒了一杯热茶,两人本来一副很刁钻的模样,可在喝了热茶之后,心里头暖和了,脸上的表情也暖和了。

    司蓉儿要过来把两个人给赶走,这两个人如果不走,她就给强行丢出去,被说是给丢出去了,惹火了姑奶奶,能不能活命都是问题,好在慕容白拦住了自己这个暴脾气的小女友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的两个工作人员,脸上陪着尴尬的笑容,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林夫人,我们也是没办法,上面给我们安排的工作,我们只能来执行,刚才的态度差了一点儿,其实是心里没底气,林先生的贡献我们是知道的,我们也觉得这样过分了,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我懂的。”楚静瑶微笑说:“我们配合你们的工作,但得给我们点时间,这样吧,明天的这个时候,我们一定搬走。”

    女工作人员一脸为难地道:“林夫人,这恐怕不行,我们接到的最后时间,是你们明天中午之前得搬走,我们真的没有办法,希望您能……”

    林昆这时走过来,笑着道:“我们是不会搬的,回去告诉你们的领导,就是他从这院子里搬出去,我也不会搬的,他如果非要我们一家搬走,就让他亲自来吧,我跟他当面谈。”

    男工作人员尴尬地道:“林先生,我很能理解您的心情,您说的这种情况,我们领导说了,他说跟你谈不着,更不会登门,也不会见你的,你看这……”

    林昆笑着说:“是你们自己出去,还是我送你们出去?”

    林昆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冷,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,顿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楚静瑶拦住林昆道:“好了,他们也只是为了工作,但凡是可以选择,也不会愿意夹在中间难办,我们明天找个地方搬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楚静瑶转过头又对两个工作人员说:“就按照你们说的,明天中午之前我们会搬走的,不会让你们为难。”

    两个工作人员顿时感激地站了起来,向林昆和楚静瑶鞠躬,“谢谢林先生、林夫人,谢谢你们,真的是太感谢了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这两个工作人员,林昆的脸色始终阴沉,楚静瑶笑着劝道:“这个地方住起来也不是那么舒服,咱们就换个地方,我喜欢安静的地方,爸妈也喜欢,你安排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林昆不说话。

    楚静瑶故意皱眉道:“怎么,你这是在跟我生气呢?”

    林昆道:“媳妇儿,咱们就是不搬走,我看他们谁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是在跟妈妈生气么?”澄澄走过来,眨着大眼睛看林昆。

    林昆脸上那阴沉的表情,一下子就散了,笑着说:“没有,爸爸和妈妈只是在讨论问题,有一点点的分歧。”

    澄澄道:“爸爸,妈妈带我和楚楚很辛苦的,你就多让妈妈一点么。”

    林昆把澄澄抱了起来,“好,我们澄澄都是懂事的大孩子了,知道心疼妈妈了,爸爸不惹妈妈生气,听妈妈的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啵!

    澄澄在林昆的脸颊上亲了一口,开心地道:“爸爸,你真棒!”

    夜里,有风。

    在拉尔萨最大的监狱里,监狱长亲自带着一行人走进了牢房,牢房越深的地方,关押的犯人越可怕,随着一扇扇铁门打开,最终来到了最深处的一个单间门外,监狱长亲自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身穿黑色行头,头上罩着个大帽子,帽檐遮住了半边脸的人来到了角落被铁链锁住的男人面前,语气阴冷地道:“你恨林昆么?”

    被铁链锁住的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吴剑秋的弟弟,他一身是伤,半条命都没了,两条腿也被废掉了,他缓缓地抬起头,冷笑道:“我说我不恨他,你信么?”

    黑衣男人道:“我可以帮你离开这儿,但你要向我发誓。”

    吴剑秋的弟弟咯咯冷笑,“我已经是废人一个,我的誓言有用么?”

    黑衣男人道:“我知道你在东南亚有人脉,你只要向我发誓,只要你能离开藏西回到东南亚,你将会不计一切地报仇!”

    吴剑秋的弟弟笑道:“看来,这来了一个和我一样恨林昆的人,你真打算放我?这个誓言我可以发,但我奉劝你一句,跟姓林的斗,不会有好的结果,让我猜猜你是谁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男人打断:“知道太多反而不好,你只要知道你该做什么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吴剑秋的弟弟笑道:“成交!”

    夜晚,风凉。

    澄澄坐在暖炉旁,望着窗外的夜景,似乎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林昆拿了一根烤地瓜过来,在小家伙的鼻尖前晃了一下,澄澄马上回过神儿,张开两只小手说:“烤地瓜,爸爸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烫。”

    林昆剥开了烤地瓜递给澄澄。

    “嗯,真甜!”

    澄澄吃了一小口,开心地道:“爸爸,这个烤地瓜是你做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姥爷。”林昆笑着说:“儿子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爸爸,我们明天是不是就要搬走了?”澄澄有些失落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这里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带你去一个更好的地方住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澄澄抿着嘴,低下头道:“他们为什么要赶我们走呀,妈妈说你是这里的大英雄,他们为什么要把大英雄赶走。”

    “很不舍得这里?”林昆摸了摸澄澄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啦。”澄澄笑着说:“只要能和爸爸妈妈还有楚楚在一起,到哪里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时间很晚了,澄澄已经上楼去睡觉了,林昆坐在客厅里,接到了江诗婷的电话,住的地方已经找好了,距离市中心不远的一处别墅区,周围的环境比家属院这边差了一些,但已经是目前能够找到的环境最好的住处了。

    林昆挂了电话,楚相国走了过来,老丈人的手里拎着一瓶老白干,还有两个空碗。

    楚相国坐在了林昆的对面儿,笑着说:“咱们爷俩儿喝点儿?”

    “好啊,爸。”

    林昆拧开了瓶子,嗅了一下道:“爸,你这酒不赖啊。”

    楚相国笑着说:“那是当然了,30年前的老酒,喝一瓶少一瓶,在我年轻的那会儿,能喝上这酒的,怎么也得是万元户啊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林昆倒上了两碗酒,这时江映霞走过来了,手里端着一盘花生米,笑着说:“你们俩也真是的,没有点下酒菜,就这么干喝呀,你们都少喝一点儿,我先上楼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晚安。”

    江映霞上楼了。

    楚相国拿着酒瓶子,向林昆介绍道:“你看到这个标志没有,这是当年的防伪标,现在的造假技术就算是再厉害,也模仿不出来的,还有这个标志,这是二层防伪,还有这个地方,这是军工品质的白酒独有的标签,可是很不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林昆举起碗向楚相国敬过来。

    铛……

    两个酒碗碰了一下,林昆和楚相国同时喝了一小口,楚相国放下酒碗冲林昆问:“怎么样,这酒香的味道醇不醇?”

    林昆道:“好酒!”

    楚相国笑着说:“好酒是当然的了,你知道这酒去年拍卖出多少钱么?一瓶三十七万,而在当年的价格,12块钱一瓶。”

    林昆道:“可惜啊,这种酒喝一瓶少一瓶了。”

    楚相国道:“没关系,喜欢喝,咱们家里有的是,我藏了一地窖的,少说也有三百瓶,只要你别一顿吹一瓶,够你喝几年的。”

    林昆又举起酒碗敬了楚相国一杯,放下酒碗的时候,苦笑着说:“爸,对不起,你和我妈刚过来,明天就要搬家了。”

    楚相国笑着说:“昆子,想听真话么?”

    林昆道:“当然了,爸。”

    楚相国道:“只要你对我闺女好,我是怎么样都无所谓的,只要不让我闺女委屈到了,你就是有一百个不是,在爸眼里也是好女婿,何况这次决定搬走的是静瑶而不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况且,爸这次其实很欣慰,你做事越来越沉稳了,不再像过去那样冲冠一怒,这世界上的很多事,在过去的那个你看来,都是可以用绝对实力去解决的,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是什么?不是他能发多大的脾气,而是能把脾气收回来,不是他有多大的本事,而是他懂得为国家为社会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爸从侧面了解过,这次来藏西主导重建的是海山会对吧,剩下的两个商会,也都是依附海山会的,为什么不是宋家、毛家、彭家为主导,你想过这其中的原因么?”

    林昆笑着说:“有人不希望四大家族继续扩张,在朱家退出燕京之后,燕京已经开始有新贵雀跃而起了,这些新贵则是权衡制约四大家族最好的把柄。”

    楚相国笑着说:“既然你都知道,那爸在这个问题上就不多说了,但你记住一点,无论任何时候,把民族大义摆在前面是没错的,你今天的退让不叫认怂,而是顾全大局,至于海山会会干的怎么样,爸个人是不看好的,并不是因为当年我想加入泰山会被拒绝,所以现在说它的坏话,而是我查了一下这几年海山会的人员名单,全都是资本的大鳄,这些人搅合在一起除了图谋老百姓的民脂民膏,还能是什么?”